敗特★大魔王

通常在噗浪出沒
http://www.plurk.com/sharon0054

【小蕩婦30題】01-05材木松

 

話說我房間變成螞蟻搬家時會經過的路,這幾天看著一條黑線在地上動好煩躁啊啊啊啊



【毒藥】

【毒藥】

 

*…..啊貼連結好麻煩哦反正遲到了八百年不貼了註記一下這是噗浪的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設定是古代架空

20161106敗特

 

 

    昏黃燭火輕晃,朦朧了一室脂粉濃香。鶯燕嬌啼婉轉,動人心扉。

 

    明明該是享樂的地方,松野空松卻一身肅殺氣息,疾步往後院廂房前進,與他錯身的妓子樂姬們哪裡見過這樣的戾氣,一個個避得遠遠的,深怕迎上前就領會了松野大人的厲害。

 

    自上任途中,獨身剿除一群搶親的山賊;上任後連破兩個極兇殘的血案,後來更當街斬了一個臨刑前脫逃的殺人犯,松野空松的名望之高之凶,下能止小兒夜啼,上成了京城多少少年崇拜努力的目標;每每休沐時經過花街,更是滿樓紅袖招,松野空松有時候會為了喝酒聽樂賞舞去坐坐,卻從來不與姑娘過夜;巡街時對老弱婦孺的關心愛護,讓數不盡的少女芳心暗許,若能有這樣英勇溫柔的夫君,後半輩子肯定是相當幸福的。

 

    今日雖是聽說松野大人為了護衛一位高官而來,但那位大人尚在前庭賞月吟詩,為何松野大人就離了席……平時大人總是和氣,這種怒容是前所未聞的,正猶豫著該如何是好,一隻小雀兒卻在慌亂間直接撞進他的懷裡,淺淡雅緻的香味撲鼻而來。

 

    歸於嬤嬤們教養得宜,妓子們才忍得住驚呼和抽氣的聲音。那嬌小的雀兒像是崴了腳,很是羞怕的低著頭,想推開空松站起來。空松看出他的不適,讓開禮貌的距離讓他支著自己的手。這是外頭的遊女在外慣使訛媚人的伎倆,空松也許沒碰過,在場姬子們卻不可能不曉得,地位較高的幾個花魁正要出言喝斥,卻看見他衣擺上繡著白鴉銜金蛇的紋樣,紛紛使了個眼色退走,迴廊上很快地只剩忽然相遇的這二人。

 

    「……你怎麼會在這裡。」

 

    隱忍著怒氣的聲音,像烏雲滾著重雷一般低沉。調查陷入了死胡同已經夠讓他心煩意亂,居然還在這種地方遇到這個人……他跟事件有沒有關係?在這裡做什麼?妓子們的反應讓他不由自主往陰謀論的方向思考,他被這個人欺騙捉弄過多次,卻也為他心疼受怕多次,雖然一時看不出這受傷模樣究竟是真是假,但卻還是暫時依著這姿勢說話。然而對方卻像是看出他的心軟,膝蓋微微一彎,又倒進他的懷裡來。

 

    他以前不是慣用這種薰香吧……怎麼換了?空松分神想著,懷中人又綿綿出了聲。

 

    「大人,我真的疼。」椴松撒嬌搬地扯住他的衣袖,「雖然不是腳……但也疼疼我吧。」

 

    輕軟話語中帶著哀憐的央求,足以動搖任何意志堅定的人,何況是態度搖擺不定的空松。看見他這副模樣,要氣也忍不下心來。信他嗎?他不敢肯定;不信嗎?他又從來沒做過不利於他的事來。空松總是不知道該拿這個人怎麼辦,虛摟著他,語氣無奈。

 

    「哪裡疼。」

 

    椴松搖搖頭,在他懷裡微微顫抖,空松原以為他是痛得不行了,才擔憂地皺起眉頭,就發現對方原來是在忍笑。

 

    「……大人,哈哈哈……」他一邊笑著,一邊靈巧地掙出他的懷抱,哪裡有半點不適的樣子。抖開手裡的一封短信,椴松又笑了起來,「大人怎麼還是學不會教訓。」

 

    空松一摸發現袖袋空了,後知後覺地意識到椴松又故意搏他的同情上演了這一齣,他是該生氣的,氣椴松三番兩次這樣捉弄自己;氣自己每每猜想可能是陷阱,卻還是義無反顧地跳下去,可是看見椴松的笑顏,他又感覺好像沒什麼好氣的了,似乎只要看見他,所有蓬勃的情緒最後都會變成一種帶著縱容的無力感……

 

    不對,是真的有點虛乏。

 

    他想集中精神,卻發現內息紊亂,失去注意力的速度快得厲害,剛想質問椴松又做了什麼,腳步卻浮移了一下,這下換他倒進椴松的懷裡。

 

    椴松把他扶進一旁的房間裡,委屈地嬌嗔起來。

 

   「大人就會冤枉我。」

 

    不是你嗎?空松已經問不出來了,究竟是什麼時候中的招?意識明明是昏沉的,卻緊抓著椴松的手臂不放,體內的熱度像海浪拍打,隨著呼吸頻率越來越高。椴松掙了兩下發現掙不掉,從衣襟裡摸出一個小瓶,傾身捏住空松下顎,把藥液倒進他的嘴裡。

 

    「大人仔細點咽,可別嗆著了……」椴松低柔的聲音像滲了蜜,「我可不想領教沒清醒的大人有多麼威武……嗯……」

 

    等到空松清醒之後發現自己背後熱辣辣的痛,椴松伏在他肩上嬌喘微微,簡直想再昏過去一次。

 

    「……大人終於醒了?」椴松的嗓音嘶啞得可憐,「可把我折騰慘了……」看著空松一臉不想接受現實的表情,他不滿地夾了對方一下,差點把空松逼出來。

 

    「椴松你……唔……」

 

    「大人這是抒解完了就不認帳了?真是薄情啊……」

 

    別於平時俏皮的聲音,椴松的嘆息帶著曖昧的味道。雖然不是第一次見識椴松這種姿態,但空松總還是被他牽著鼻子走。

 

    「你……這還不是你招惹的嗎。」一把掐住椴松柔嫩的腰枝,側身一滾就把他壓在下頭,椴松享受的神情在微弱的燭火照映下根本是刻意誘人犯罪一般,纖細的手掌顫顫攀上空松的手臂,應和空松的動作嬌吟輕喘,薄嫩的肌膚白裡透紅,卻佈滿青紫的綺旎汙點……怎麼會有這樣的人,明知不可為卻令他屢屢深陷,無可自拔。

 

    說起來他究竟失了多久意識,雖是大人命他去的後院廂房,本想著可以得到事件的線索……可他未如約前去,為什麼也沒遣人來尋他……

 

    「……還真的是那位大人下的藥。」他這才反應過來自己真是冤枉了椴松,雖平時看不慣那位大人的人品,但人情職責所在,卻也令他無法推辭接下工作,結果竟落得如此……這段時間未回,料想明日少不了被參一本耽於聲色怠忽職守,他一時氣憤煩躁,卻仍先問了最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那你怎麼又剛好出現在這裡,總不是巧合吧。」

 

    「……大人看現在像是適合說這回事的樣子嗎、啊……」

 

    明明看似身陷情欲神魂顛倒,怎麼還有餘力迴避他的問題。空松停下動作,卻也不退出來,就這樣堪堪抵著椴松。明明就快到頂,卻硬是止在這裡,椴松不滿地蹭蹭他,卻意外地沒收到任何回應。

 

    「大人在哪裡學的這逼供……」椴松笑起來,「就是想見大人才來了,說了大人又不信我……唔嗯……」

 

    這算哪門子逼供,根本是兩方難受。這話說起來太過輕浮,空松只能用行動來表達他的不苟同,「那你倒是說真話啊。」

 

    「我剛剛說了呀。」

 

    看吧,他總是這樣,到底該拿他怎麼辦才好。

 

    知道空松鬱悶,椴松抿著笑抬手輕撫他的臉,「放心罷……這整樓是不會不利於大人的。明個兒大人雖少不了被念兩句,但不會有什麼懲罰的。」

 

    他像安撫猛獸一樣輕輕摩娑著空松的耳後,看著空松還想再問,又絞緊了他一些,「大人不再給我點?再僵持下去我真要乏了……嗓子疼得緊。」

 

    空松向來沒辦法從他口裡撬出真相,這次也不例外。他妥協地吻上椴松那張令人又愛又恨的小嘴,換來椴松充滿歡喜的迎接,纏綿悱惻,極盡動人。

 

    待到月上中天,才雙雙小憩了片刻,就有侍女輕輕敲門又離了去,椴松起身服侍空松更衣,把三包藥粉跟那封信紙放進他的袖袋裡。

 

    「回去之後這方子每隔三個時辰兌白水喝了,不要讓人瞧見。雖然助興,但那總歸是藥,對身體還是不好的,大人下次注意些,別又惹了麻煩。」

 

    「……是毒藥,對嗎?」

 

    好歹也辦了這麼久的案子,又見椴松這般殷殷吩咐,空松大概猜中了事情發展。也許是稍早中了藥分神得厲害,事情連結拼湊得零散破碎,但現在空松只靜看他撫平衣服的皺痕,聲音很慢很沉。

 

    椴松眼底含笑,「怎麼這時候腦筋就轉過來了?怪道松野大人這麼受男女老少追捧。」見空松神色未變,他手上動作也沒停,把中衣整理一番,抖開外衣披上,「不然我今天為何用了新的薰香?那種藥兌水喝倒是助興,兌了酒可就真的極樂了。趁大人喝得未久混著薰香把藥性中和,再吃幾帖解藥,依大人的身體,恢復也就幾天的事。」

 

    「……又是你安排好的。」

 

    他親眼看著那位大人斟了那杯酒遞過來,又自己乾了一杯。

 

    椴松仍然帶著笑,將腰帶打成便於武人行動的款式,「我倒沒想到他會邀侍衛飲酒。那位大人的人品人盡皆知,縱情風月私養雛妓,仗著百年世家的產業買官賣爵……還有其他的我就不說了,人人都忌諱世家勢力不敢查辦,只有大人不畏權勢追查至此,但不也因為要查的案子會動到他的根基,才被他勸了那杯酒的嗎?這種人會有來路不明的助興藥,也是很合理的事情。」

 

    他說的句句屬實,雖然一開始沒料到椴松對那位大人也是欲除之後快,但空松總覺得不是的,有哪裡不對,總該反駁什麼,卻不知從何開口。

 

    「我的確不是什麼好人,也不敢說做的是一些好事……大人見過白色的烏鴉嗎?那當然是不正常的。」椴松舉起自己的袖子向空松展示繡樣,笑得非常愉快。不是那種慣常對他露出的可愛笑容,是帶著殘忍的歡愉微笑,「但是大人看看那些驕泰奢靡的世家,像不像一條條金燦華麗的、貪心的蛇?在朝庭裡盤根錯節,吞蝕了多少百姓的生機和希望。」

 

    椴松從來沒對他說過這麼多,空松一直明白自己完全不了解對方,但現在卻感覺椴松又和他離得更遠了。即使幾次肌膚之親,卻從來沒深入過椴松的內心。

 

    他不知該做何表情。猜中了事情的發展和結果又如何,徒勞無功。

 

    椴松這次沒有照顧他的心情,替他整理好頭髮,又檢視了一遍他的衣著,就拉開了拉門。

 

    「我是很喜歡大人的直率和無所畏懼的。您做了很多人不敢做的事情,雖然難免得罪許多人,但我會盡力保護您的率真,像今天這樣。」

 

    空松握緊掛在腰間的刀柄踏了出去。

 

    「如果把袖子裡的解藥給那位大人也是可以的哦?」椴松的聲音婉轉得宛如誘惑一般,「其實我跟大人做的事是一樣的吧,只是方向完全不同就是了。」

 

    他笑著目送空松越走越遠,腳步穩健。

 

    隔日,某位大人在花街飲酒過量、縱欲過度而暴斃在回程的馬車內的消息在坊市間流傳開來,松野空松在外護衛卻毫不知情而被上級斥責了一番,但沒有受到任何處分。過了幾天,那位大人勾結蠻匪私賣官糧、貪贓枉法草菅人命的證據被一一查出,當場被皇上下令抄家,相關人等皆撤職降級,該世家的地位一夕之間一落千丈,百姓間一片叫好之聲,歡欣鼓舞。

 

 

明天早八考聲韻我半個字沒看居然文思泉湧花了三小時把這篇寫完……

作死啊,作死啊,求湖神保佑我(痛哭流涕

 

最近忽然意識到我每次60分遲到好像都是因為寫太長……可是想寫得就是這麼多我控至不鳥我至幾

 

因為覺得結束在那裡就好了可是腦裡一直有後續,所以偷補在這裡,大概算番外~有速度元素,然後畫風跟上文不太一樣可能會覺得有點跳痛不好意思,要怪就怪歐搜吧(歐搜:又我背鍋!?

 

 

 

    「明明給他灌了這麼大一帖毒藥還說要保護他的率真,你也真夠會演的www」

 

    簾後的男聲聽起來爽快的快要笑翻過去,椴松多希望自己的眼刀子可以化為實體插得那人滿身,身份尊貴的救命恩人又怎麼樣,這皮底下包的就是一個人渣啊~哪個主子會把主要任務回報略過不看,特別指定要把曖昧情節描寫清楚還時不時指點批評嘲笑的,他實在是遇人不淑啊!

 

    「都多虧殿下教誨,論算計我還不及殿下的千分之一。」

 

    這種話聽起來在那個人耳裡搞不好就是讚美。椴松恨得牙癢癢的,回去少不了釘個小人詛咒他不舉。

 

    倒是簾內另個聽起來冷靜多的聲音嘆了口氣,「那今天就先這樣,回去休息吧,辛苦你了。」

 

    椴松答謝後告退,還報復一下地摔了門。驚得裡面那個大笑的聲音噎了一下,咳嗽半天才緩過氣來。

 

    「……這小鬼!越來越沒大沒小,一點都不可愛!」

 

    「明知道小椴喜歡人家還每次叫小椴去試探他又不許暴露身分,藏著掖著都讓人家看不出真心懷疑他,我覺得你才一點都不可愛。」

 

    「真的嗎原來你一直覺得我不可愛?」被稱為殿下的那道聲音輕浮地倒抽了一口氣,「難怪每天晚上撓得我背後都是血道子,到現在還疼……怎麼就走了我只是實話實說!還摔簾!都跟小椴學壞了!」

 

 

沒了(::^ω^::)

話說雖然常要歐搜背鍋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他啦~這篇歐搜真的高謀遠慮的~

不過我就是喜歡他這麼渣這麼壞還強看偷底寫的日記~(因為他要偷底在外面做任務每天都要寫日記….

 

歐搜說的”給他這麼大一帖毒藥”意思是偷底透露給卡拉知道自己的陰謀算計讓卡拉正直的路上動搖XD一方面也是提醒他之後還會有各種算計叫他小心點吧…..

 

他們都要那位大人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但是那位大人活著,卡拉的調查就會被阻斷進行不下去根本沒辦法找到證據,一方面他覺得偷底這樣私下暗殺解決是不對的,但這卻又是最快達到目的的辦法…..

 

結果偷底又補了一句自己其實在跟卡拉做一樣的事,成功讓卡拉吃下”毒藥”(也就是被影響),偏離原本正直的道路,離開的步伐才會”穩健”,沒有給那位大人解藥讓他暴斃在車子裡(雖然就算給了解藥也救不活人,不然偷底為什麼要趕著用薰香又獻身XD那解藥也只有對已經解了一半毒的卡拉有用而已
一切發展都在偷底的掌握之中~~

當然偷底會去青樓也是怕以防萬一卡拉真的喝了毒藥好解救他,沒喝沒事偷底不會出現在卡拉面前,結果他還真的喝了~~

 

這篇就是有點皇子間鬥爭吧XD寫得有點隱晦,就是四處招攬人才,卡拉是那種沒有人脈但很會做事不太會做人的XD但目前歐搜沒有正大光明招攬他的意思只讓偷底暗暗拉攏而已

 

明明感覺正劇好像有點沉重要BE結果番外和後記這麼歡樂可以嗎XD

各種設定好開心哦~~蛇蠍美人殺手椴可愛!

雖然這個椴幾乎為了達到目的不擇手段,甚至讓卡拉違背了原本”正直”的初衷,最後的卡拉還會是他喜歡的卡拉嗎…..感覺有點扭曲XD

 

其實我本來還想寫一幕偷底拿刀要攻擊卡拉,結果卡拉用十手擋下來,那一定超帥der

 

20161107

 

 

 

 

戀心

巴託巴託看看前面注意事項避雷再決定要不要嚕下去看完啊謝謝各位大恩大德沒齒難忘我覺得這設定好像很多人雷.....
只是一個沒頭沒尾的小片段.....剛寫的時候一股腦熱現在要發我竟有些害怕(顫抖)

靈魂對換

圖片請戳→  &  
通篇都很變態神經病,慎入啊

【嘴唇】#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參加原噗請參考這裡

*設定是血族松

20161023



    從上次沉睡中醒來之後,椴松就常常不小心咬破自己的嘴唇。 

 

    即使缺乏血液的滋潤,他那飽滿可愛的雙唇也時常保持著晶瑩的光澤,悄悄接近的時候,總能嗅到一股甜甜的暗香;就算不用觸摸,也能想像得出那觸感有多麼的柔軟誘人。 

 

    空松看著椴松伸出舌頭舔去自己唇上的血珠的時候想著,對,等到他獲取這雙唇的時候,一定會忍不住大加蹂躪玩弄,印上自己的牙印,勾引誘導著他小巧嫣紅的舌頭與自己共舞、讓這總是露出狡黠笑容的嘴巴發出惹人憐愛的嗚噎聲。 

 

    只是,還不用做到這樣。 

 

    他帶著溫和的笑意回應椴松悄悄地向他投注的視線。 

 

    「totty?怎麼了。」 

 

    雖然外表看不出來,但他的么弟宛如被老鷹盯上的兔子,瞬間僵硬了一下,膚下的血液像是失控翻灑在桌巾上的紅酒,慢慢從頸下暈染到耳尖,臉頰的緋紅細不可察,那股淡淡的甜香卻稍微濃郁了幾分。 

 

    「……空松哥哥才是,為什麼盯著我的傷口看?」 

 

    他把緊張隱藏得非常非常好,如果不是最親近的兄弟,絕對不會發現到他尖尖的犬齒又把柔嫩的嘴唇壓得微微凹陷,幾乎要製造出第二個傷口。 

 

    「因為你三番兩次把自己弄傷……我覺得心疼啊。totty一直都這麼可愛,這樣的傷口不是就像是美麗催燦的寶石上有個瑕疵一樣嗎?」 

 

    「這、這種傷口很快就會痊癒的啦。」椴松用手背掩住自己的嘴唇,下意識別開了目光。 

 

    奇怪、明明應該是很普通正常的、空松哥哥式的關心,為什麼他的心臟像是故障了,跳得那麼急那麼快。 

 

    「……哥哥都注意這種奇怪的地方嗎?」 

 

    還是沒有察覺啊...... 

 

    空松輕嘆一聲,瞬移到他面前。明明沒有使用其他的能力,椴松卻像是被蠱惑了,只能立在原地,任由二哥伸手挑起他的下頷。 

 

    「因為我很喜歡totty啊,你的任何變化我都不會錯過。」 

 

    這是他最喜歡的兩瓣嘴唇。 

 

    會在不遠的將來,主動為他送上世界上最甜蜜美好的親吻和迷戀。 

 

    「……所以快點發現吧。」 

 

    他很溫柔地將么弟頰邊微捲的髮絲撥開,傾身在他耳畔說了一句話。然後滿意地看著他蒼白的臉龐漸有血色,越來越紅,越來越紅,像盛開的薔薇一樣豔麗動人。 

 

    『My heart belongs to you. And you?』



我已經不想去管什麼遲不遲到的問題了(遠目
不知道有沒有敏感字,有點害怕(((
精明的椴椴寫多了,遲鈍的椴椴也好可愛哦~~~
覺得我寫的卡拉老是不太痛跟我英文太爛有關係((
20161023


日常

【日常】

*CP是材木松

*設定是妖怪松

20161004


    雖然鴉天狗一向排外,但時日漸久,等到習慣藏書閣裡整理得井然有序的書目之後,雪女已然成為不可或缺的存在了。

 

    何況默默地謄寫著善本的雪女的專注眼神,真的非常迷人可愛。

 

    「……空松大人,請問您有什麼問題嗎?」

 

    那種熾熱的視線實在讓人難以忽視。

 

    椴松將筆歸回架上,看向把臉擋在書本後頭的鴉天狗之主。

 

    「咳,沒有問題。」

 

    得到這種回應,椴松無語地俯首檢視桌上的經文……然後又感受到那道視線,深情得幾乎能把他就地看融了。

 

    「……您今天的工作都完成了?」

 

    「差不多吧。」

 

    「……已經閒得只能假借看書來影響我工作了嗎?」

 

    「咦,影響了嗎?」

 

    怎麼不否認自己沒有在看書呀……椴松的耳朵微泛起櫻色,「……您在這裡,我沒有辦法好好工作。」

 

    「我……咦、咦!?」

 

    後知後覺的鴉天狗滿臉通紅地跳了起來。

 

    「那我……晚點再來接你!」

 

    ……其實就算這樣走了,他也已經沒辦法靜心謄完剩下的部分了。

 

    雪女目送著他離開書閣,舉起袖子,遮住自己滾燙的臉頰。

 

最近在寫的妖怪材木的番外(σ・Д・)σ★

大概是純情卡拉高冷椴的故事(蛤

好想看他們黏黏糊糊的談戀愛啊——

20161006


【おそ松】#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參加原噗請參考這裡

*設定是宗教松

*含有速度跟微不可察的數字(吧)

20161001

 


01

    教堂又開始唱禮讚詩,根本難聽死了。

 

 

02

    所以說為什麼歌詞全部都是稱讚!從頭髮到眼睛鼻子耳朵嘴巴到身體四肢前胸後背到姿態動作言語行為全部都是稱讚!太令人不舒服了吧!

 

 

03

    這種誇張的抒情體聽了肋骨感覺就痛到快斷掉!一點都!不適合!我的又冷漠又暴力又有種族歧視又童貞的女神大人!

 

 

04

    可以稱讚女神大人的!只有!我!偉大的!おそ松!大!人!

 

 

05

    去跟女神大人抱怨這種禮讚詩一點都不適合他。

 

 

06

    被打了一頓。

 

 

07

    為什麼啊明明我只是實話實說!惡魔說了實話!難道不應該被稱讚被抱抱而且順便來一發嗎!

 

 

08

    身為一個誠實又不能跟心上人來一發的惡魔,真是特別空虛寂寞覺得冷。

 

 

09

    決定去玩玩打發時間。

 

 

10

    才剛主持完禮拜,神父居然又在填新的禮讚詞。

 

 

11

    哇啊——居然連墨水瓶和筆管上都貼滿藍寶石,這個人怎麼回事啊。

 

 

12

    嗯?神父在填詞的那首神曲的署名……不是唱詩班那個首席嗎?

 

 

13

    怎麼搞的一個兩個都在歌頌我的女神大人。我的情敵也太多了吧……啊!

 

 

§

    「怎麼了,親愛的一松修女?我的房間發生了什麼事嗎?」

    修女若無其事的把肩上的火箭筒放了下來。

    「沒什麼。只是看見神父窗外有隻蟑螂,最近害蟲有點多,我正在打掃。」

    「這樣啊,十分感謝修女為我的付出。你的慈悲神會看見的。」

    修女打量了一下被轟出一個大洞的牆壁,面無表情的離開了。

    媽的智障。

 

14

    啊——痛死我啦。這是哪門子修女呀,穿著吊帶襪了不起啊,我也只掀過一次他裙子,有必要這麼記恨嗎!不過是看下小褲褲!有必要每次見我就往死裡打嗎!

 

 

15

    我原本想做什麼來著?

 

 

16

    對了,去看看那個唱詩班首席。

 

 

17

    哇啊——這是處女的閨房嗎,好可愛!還有點香香的——從浴室傳過來的——

 

 

18

    如果上帝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一定會管好自己的眼睛不要往他的下半身飄。如果非要對這份決心加一個期限的話,我希望是一萬年。

 

 

19

    我沒有哭!沒有!那只是浴室的霧氣糊了眼睛!

 

 

20

    長得這麼可愛是男的!

 

 

21

    男!

 

 

22

    的!

 

 

23

    其實他作曲的時候哼的旋律還是很好聽的。

 

 

24

    我才沒有被皮相所惑!沒有!誠實的惡魔就是這麼坦率!

 

 

25

    作完曲他居然在寫信?寫給誰寫什麼?

 

 

26

    趁他暫時離開偷偷把信拆開來看——

 

 

27

    咦——

 

 

28

    居然是情書。

 

 

29

    寫給神父的情書。

 

 

30

    太有趣了。

 

 

31

    看文意是因為覺得神父一心侍奉女神,自己的戀情得不到回應才偷偷寫了信,沒有寄出的意思。

 

 

32

    也太可愛了吧?

 

 

33

    這麼可愛的孩子總要給他一點機會,惡魔會眷顧有付出的人的~

 

 

34

    總之先把情書和寫好的神曲悄悄交換信封。

 

 

35

    這麼可愛的孩子寫的情書,神父總會動搖的吧——這樣就不會纏著我的女神大人了。

 

 

36

    我實在太機智了——哎呀,這麼貼心的惡魔可不多見,稱得上是……啊!

 

 

§

    「十四松哥哥?你在窗外做什麼?」

    端著午茶的首席好奇地走近窗邊,只見扶養他長大的天使一如往常地做著很有力的揮棒練習。

    「マッスルマッスル!ハッスルハッスル!」

    「哥哥辛苦了,喝點紅茶。」

    天使直接把熱騰騰的紅茶倒進大張的嘴巴裡。

    「對了哥哥,這是我剛寫好的曲子。再麻煩哥哥拿給神父了。」

    「トッティー也辛苦了——マッスルマッスル!ハッスルハッスル!」

    天使接過信,拍動翅膀飛遠了。

 

 

37

    啊啊——痛死我啦!這是哪門子天使呀,有怪力了不起啊,我也只是某次掀修女的裙子時被他看到,有必要這麼記恨嗎!不過是看下小褲褲!有必要每次見我就往死裡打嗎!

 

 

38

    我原本想做什麼來著?

 

 

39

    對了,去看看神父收到信的反應。

 

 

40

    我艸?

 

 

41

    我錯過了啥?

 

 

42

    怎麼神父就和首席在一起了?

 

 

43

    ……什麼叫神父的禮讚詩全都是想著首席填的?

 

 

44

    我艸。

 

 

45

    所以神父寫給首席的詞全是情話但是首席毫不知情,每次禮拜時全詩班都在歌頌他們的基情?

 

 

46

    我艸你們好歹也是神職人員能不能虔誠點!能不能有點職業操守!還把不把女神大人放在眼裡了!

 

 

47

    心好累,現充什麼的都去死吧。

 

 

48

    我能不能也寫封情書給女神大人,表達一下我真誠深切想跟他來一發的決心和勇氣。

 

 

49

    總之把寫好的信丟進湖裡。

 

 

50

    女神按照套路從湖裡浮了出來,閉著眼睛的樣子好可愛——

 

 

51

    「請問你丟進湖裡的是這個禮讚詩,還是這個神曲呢?」

 

 

52

    「誰會寫這麼噁心的東西啊。」

 

 

53

    「很好,你很誠實,做為獎勵……」

 

 

54

    「把你自己送給我吧!啊啊啊不要又沉下去啊啊啊!」

 

 

55

    總之先撲過去抱住女神大腿。

 

 

56

    「女神大人,看在我這麼深情的份上,偶爾也答應人家一個要求嘛……拜託?」

 

 

57

    「……做為獎勵,我把女神寫給惡魔的情書送給你。」

 

 

58

    我艸。

 

 

59

    終於讓老子等到這一天!

 

 

60

    詛咒現充的單身狗什麼的,全都給我爆炸吧!!!!!



依然的遲到.....

這次的題目根本神難,除了讓OSO助攻我不知道還能讓他幹嘛((

大概是包著速度皮的材木詐欺(你也知道

可能OSO有點OOC(吧),惡魔的心思,我們凡人怎麼能懂((

20161002


【花吐病】#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參加原噗請參考這裡

*設定是怪盜X警部paro

20160925

 


    痊癒了。

 

    松野椴松不敢置信地看著排列在桌上的九張壓花書籤。將近三個月的日子,除去不知所措的第一周,明明、應該會有十張書籤才對。

 

    因為製作手法得宜的關係,九朵玫瑰的色澤仍然保持得完美濃郁。屬於天空的青藍映滿他的眼簾,幾乎要隨著眼淚墜下。

 

    早晨的微風有點涼,被狂喜點燃的眼淚溫度滾燙,心跳劇烈鼓動著叫囂著,幾乎要衝破胸膛。

 

    在他快要死掉的前三天、宛如奇蹟、康復了。

 

    明明只有失去戀心或兩情相悅才會康復的花吐病。

 

    聽聽他的心音、感受他沸騰的血液,看看他完全無法控制的、張狂的笑意。

 

    他絕非因為熱情消退而痊癒的。

 

    所以、昨晚發生的不是夢。

 

    明明是不可能實現的事。

 

    他和怪盜K、相愛了。

 

    自從染上花吐病,椴松就變得非常淺眠。晚上睡覺時他必須醒來好幾次咳出花朵,淺眠得對一切動靜都非常敏感。

 

    首先聽到的是窗簾飛動的聲音。

 

    他睜開眼睛,看見白色窗框被朦朧月光鍍得微微發亮。

 

    是夢吧。

 

    否則怎麼會看到心心念念的那個人影出現在桌前。

 

    明明應該是收到預告信的隔天才會看到這個人的。

 

    椴松輕輕笑了起來,吐息卻帶起了咳嗽的衝動,他很快撐起身體,在床邊咳出一大朵一大朵鮮豔盛開的藍玫瑰。

 

    咳得太厲害,心肺都作痛起來。明明快要死掉了,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家人朋友,而是希望那個人影走近一些、靠近他一些……喜歡他一些。

 

    果然是夢吧。

 

    否則那個人怎麼會依他所願,真的來到他床前。

 

    「……希望永遠都不要從這個夢裡醒來。」

 

    「NO,警部,不是的,請原諒我的駑鈍和愚蠢。」

 

    怪盜半跪在他床前,沒有使用變聲器的低沉嗓音蘊含深深的懊悔和歉意。

 

    「我為贖罪而來。很慶幸我還有補救的機會;也很抱歉,我來得如此之遲。」

 

    椴松詫異地坐起身,隨即又偏頭嘔出好幾朵玫瑰花。

 

    愛戀越是刻骨銘心,花朵越是嬌艷動人。椴松相信,自己吐出的任何一朵花,絕對都比怪盜衣領前的那一朵還要美麗、還要燦爛。

 

    他伸出手,像是想碰觸對方,卻又遲疑地在半空中停住了。

 

    「你、你是說……」

 

    「是的。」怪盜緊緊握住他的手,「My dear,請接受我遲來的愛意。我願意用一生補償讓你在這段時間、飽受相思之苦的過錯。」

 

    多麼美好的夢境。

 

    椴松笑了起來,「……什麼呀,這種話。」

 

    會害他不小心當真的。

 

    明明只是個小偷。為什麼會讓他這樣難以自拔。

 

    「警部不給一個回應嗎?」

 

    「……答案當然是Yes了,笨蛋怪盜。」

 

    他閉上眼睛,讓對方吻上前來。

 

    「我已經可以幸福的死掉了。」

 

    「……Darling,你只是需要休息。」

 

    怪盜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無奈。椴松被他輕輕地按回床上,感覺到被子被拉上肩頭。像是魔術一般,怪盜的手裡忽然變出一張他的壓花書籤。

 

    「這個當作信物,我就帶走了。」

 

    椴松還想說些什麼,但是眼皮越來越沉,倦意席捲而來。

 

    怪盜的最後一句話,像是從很遠很遠的地方傳來的。

 

    「我們明天見,親愛的警部大人。」

 

    久違的一夜好眠。

 

    從昨晚睡去到現在、完全都不再吐花了。

 

    椴松一面通知同事自己痊癒的消息,一面回憶著昨晚的「夢」。

 

    ……所以今天晚上怪盜還會來嗎?為什麼要說「明天見」。

 

    但是他難道認不出怪盜嗎?為什麼需要信物。

 

    ……除非他不是以怪盜的姿態來見他。

 

    椴松將目光停在輕松警部發來的信息上頭。

 

    上面寫著,「今天署裡來了一個新的警視,你要是好了要不要來參加歡迎會。」

 

    ……不會吧。怎麼可能。

 

    椴松發狂似的把每一張書籤翻面,其中一張掀起的重量分外不同。

 

    他劈手拿起書籤查看,後面黏著一個小小的金屬名牌。同樣的東西,他也有一個。只是這個不同,這個名牌上……

 

    上面刻著的名字是,「松野 カラ松」。

 

    ……不會吧。騙人。

 

    怪盜K。

 

    カラ松。

 

    椴松用此生最快的速度梳洗、穿上制服,一秒都不願意浪費,風馳電掣地趕往警署。

 

    他到的即時,歡迎會才剛剛開始。同事們把新到任的警視團團包圍,氣氛正好。椴松幾近無禮地往中間擠,卻只看得到他正聆聽別人說話的背影。

 

    轉過來呀。出聲呀。

 

    椴松焦心地祈求著。

 

    如果能看到聽到,他一定、馬上就可以認出來。

 

    「椴松!」

 

    輕松警部的招呼聲從對面的人群傳來,隨著他的喊聲,大半人都將目光聚在這個久違的同僚身上,警視也因此轉過身來,面對椴松。

 

    熟悉的壓花書籤微微從警視的上衣口袋露出,椴松覺得自己的心跳聲大得能蓋過周遭的喧嘩。

 

    旁人向警視介紹起來:「這位是……」

 

    「松野椴松。」

 

    警視微笑著接了話,迷人的音調和昨夜分毫不差。

 

    ……真的是他。

 

    「咦,兩位認識嗎?」

 

    「認識可久了。」椴松往前幾步,站在警視的面前攤開手掌,屬於對方的名牌靜靜地躺在他的手心裡。

 

    「他可是我遇過……最惡劣的小偷。」

 

    這對他來說,絕對是最高等級的讚美。

 

    松野空松、怪盜K接過他的名牌。

 

    松野椴松的這個笑容,現在已經完全屬於他了。再也不會有任何人能夠奪走、是至高無上的無價之寶。

 

    「那麼……你期待我會獲得什麼樣的刑罰呢?親愛的椴松警部。」

 

    他露出如願以償的滿足笑容。

 


當然是無♂期♂徒♂刑♂啊~~

「你偷走了我的心」這種話我14歲就不敢寫了可是(夠了不要再說

這次60分還是遲到了QQ .......到底為什麼我寫得這麼慢啦

第一次寫花吐病,用三個月沒痊癒就會死、得到對方的吻就能痊癒,跟花朵與對方特徵有關三點來寫的

然後警察職稱關係單位我.....有錯請不吝指正謝謝大家_(:3 」∠)_

20160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