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特★大魔王

通常在噗浪出沒
http://www.plurk.com/sharon0054

Mr.& Mr. Matsuno 01-02

Mr.& Mr. Matsuno

 

*【史密斯任務】paro

*材木松


 

01

    椴松把今天的鬧鐘定得很早。因為他要到外地出差,得早點出發。按掉床邊鬧鐘的時候,睡在他身畔的空松距離他只有一臂的寬度,不遠不近。但空松的睡姿一向老實,這種距離代表絕對不可能碰到他。

 

    他清醒了,卻先偏頭看著背對他睡的空松半晌,才掀開被子下床。空松在這個時候翻過身,而他剛好走進更衣間;才拉開衣櫃的門,就聽見空松還沒睡醒、帶著沙啞的低沉聲音。

 

    「Honey……冰箱裡有昨天做的粥,吃了再去上班。」

 

    椴松一邊扣扣子,一面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漫應:「知道了。」

 

    他認真思考了一下今天該穿什麼樣的外套比較好,又該配哪條圍巾合適,在衣櫃裡挑揀半天,還是選了自己慣穿的米色針織外套和粉色圍巾,又拎了一頂帽子,才走出房間。

 

    椴松一向在打扮上花費許多功夫,將選衣服猶豫的時間算進去,盥洗出來後臨出門的時間也還綽綽有餘;揹上包包走到玄關之前,他先折回去廚房打開冰箱,只看了一眼又甩上冰箱門,然後拿著鑰匙,頭也不回地出門去。

 

    這種時候沒有什麼咖啡館有開的,椴松閒晃著選了一家早餐店,點了一個肉包和牛奶就找位置坐下,興意闌珊地翻開了桌上一本當前最暢銷的流行雜誌。頁面上的模特兒各有特色,排版和色彩都非常可愛,可惜的是他對雜誌豐富的內容瞭如指掌——好歹書末時尚總監後頭掛著是他的名字——所以翻書完全起不了轉移注意力的作用,待餐點上桌,便幾乎是惡狠狠地咬起軟綿綿的包子皮。

 

    他和空松結婚五年,像早上那樣普通的將近疏離的日子已經維持了五個月,並且看起來大有要維持下去的意思。

 

    雖然本來這幾個月他們都很忙,空松連續加班,而他時常要去外地出差,正常的對話沒有幾句,連中間分隔兩地的時候,電話都沒有半通;晚上躺在同一張床上,什麼綺旎心思都不會有——他和空松已經,快要五個月沒有做/愛了。五個月!這是一對正常的夫夫該有的性生活頻率嗎?再這樣下去內分泌失調是誰的鍋?他一直憋著沒有自己來,也不去向空松求歡,本想著等空松找上來,他可以很大方地原諒空松最近的疏遠,結果就這樣悄聲無息的過去五個月,半點碰他的意思也沒有!

 

    好得很。椴松一向是沒什麼耐性的人,大概這輩子最好的耐心都用來和空松維持這種冷淡的相處,很好啊松野空松,婚姻是愛情的墳墓,現在你還真的把我們兩個當愛情的殉葬品,模仿死人很好玩?他很樂意奉陪到底。

 

   反正他絕對不會和空松離婚的,有的是時間跟空松耗。椴松惡劣地想著,真變態呀,畢竟空松好像是喜歡年紀小一點的?結著婚方便他抓姦,順便告空松一條猥褻青少年呀。

 

    他們剛結婚的時候,他也姑且還是個青少年吧。以前明明空松都會抱著他醒來,他可以在空松懷裡一通作亂撒嬌賴皮,然後雙雙下床去盥洗,嗯,或許在浴室或更衣室在胡天胡地一番,然後笑鬧地匆匆忙忙出門……

    

    椴松很不想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像個獨守空閨的怨婦,但是難度還蠻高的。他自從結婚以後就再也沒有和那群砲友連絡,留著讓空松來哄他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結果等到的是五個月的冷淡,顯得他宛如一個傻子,這算什麼呀?空松難道以為離婚是蓋好寶寶章,冷淡滿十二個月,離婚自動生效嗎?

 

    真傻子才和空松提離婚。他已經表現得夠傻,如果空松本來就打算跟他離婚,這件事讓他提出來的話豈不就像輸了一樣嗎?

 

    椴松喝完了牛奶,一面把自己無名指上鑲著一小顆鑽石的戒指取下來,一面伸出小巧柔軟的舌頭,把唇上的奶沫舔掉。

 

    與此同時,接他去出差的車也到了早餐店外;距離上班時間還有十五分鐘。

 



02

    空松幾乎是在椴松踏出家門不久後就衣著完整得體地從樓上走下來了。他踏進廚房打開冰箱,看見原封不動的那碗粥,嘆了口氣,拿去微波之後把它當成今天的早餐。

 

    其實味道真的不算差,但椴松就是討厭香菇。

 

    椴松討厭的東西多著,從香菇芹菜香菜紅蘿蔔青椒茄子番茄牛蒡納豆冷凍三色蔬菜……啊他也討厭這個;到他的褲子衣服香水仙人掌墨鏡音樂紅酒……討厭這麼多東西的椴松,如果單純當個情人,是一種令人無可奈何的可愛;但等到朝夕相對的時候,就顯得有點令人咬牙切齒的可恨了。

 

    但是他能怎麼辦?即使可恨他還是覺得椴松超級可愛。

 

    他們初識的時候,椴松就算任性,也將分寸拿捏得極好,真的是善解人意又通情達理;而在婚後,隨著時間流逝,椴松便越發嬌縱起來,像是吃定他一樣,簡直無法無天。空松有時候會想他怎麼就被這個小惡魔迷得神魂顛倒呢?不過追根究底還不是自己慣出來的,他除了多容讓著點還能有什麼辦法?

 

    比較困擾的是他最近摸不透椴松究竟在想什麼。他有點回憶不起來他們疏遠的緣由了,本來已經好一陣子他們各自工作都忙,完全沒有時間好好對話;好不容易稍稍清閒下來,他才意識到和椴松已經幾乎就像在冷戰一樣,生分了起來。

 

    他和椴松差了五歲。初識椴松的時候,他一直有著那個年紀不該有的成熟和精明,等到知道了他的身世之後,空松很難不把他當作孩子一樣疼寵他、保護他。偶爾椴松用年齡差打趣他,促狹地叫他「哥哥」的時候,他一面覺得無奈,一面又有種甜蜜感。椴松看起來處事圓融,但其實高傲得不得了,那聲「哥哥」比叫「老公」還更像是服軟和依賴,他怎麼會聽不出來。

 

    空松也曾想了解他們之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只是當他發現,就算沒有他的照顧,椴松在這段冷戰的時間也依然過得很好,他又忽然卻步了,大概也許他對椴松的關心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這樣距離才是正常的?

 

    又或是說,他有點怕知道為什麼椴松忽然就像不需要他一樣地獨立起來了。

 

    可能、應該,他才是那個需要陪伴的人。認識椴松的時候他是完全不在乎當個變態,即使對像是個未成年的孩子,只要對方需要他,那就足夠了。犯罪什麼的真的無所謂。開車出門的時候,空松看著院子裡那棵櫻樹這麼想。這是椴松一時興起帶回來的樹苗,不過後來在照顧的還不是他。但是園藝也不是很無聊的事情,只要椴松看著開心就可以了,只要椴松還需要他,他就會一直讓對方予取予求。

 

    所以他有點不敢打破現狀,又倦於困在這種情境之中。只好真的投入到工作裡面,反正就拖著,椴松個性那樣倔強,大約他們還能僵持很長一段時間。

 

    空松覺得車裡太靜,便打開了音響。他出門得頗早,大約還有半小時才是交通的尖峰時刻,路上的車不算太多,在一個大路口等紅燈的時候,他看著自己無名指上那枚鑲著一小顆粉紅鑽石的戒指,又不由自主地分神,想起應該傳個訊息給椴松,說自己晚上要去應酬,不會太早回去。

 

    訊息才剛傳出去就被秒讀,椴松也回了他今天不確定幾點回來,句子簡單得近乎冷漠。

 

    好的,又是一場疏離的交流。空松本來還想再說點什麼,但是綠燈亮了,他只能一面踩油門一面切出聊天畫面,換支手機撥了個電話給同僚,告訴對方自己快到目的地了。

 

    Sorry, My darling.

 

    他對於回應椴松的事情必須中斷而心情複雜,說不出是遺憾還是慶幸,他抓著方向盤浮誇地一個甩尾,剛好把車停在停車格裡。現在也不再適合談感情了,他回憶著椴松的模樣,從副駕駛座的地上提起一個黑箱子,俐落地下了車。

 

    因為是該工作的時間了。

 

 


 

○○○

真的好喜歡史密斯夫夫梗TTTT

之前我是不是有講過沒辦法想像這兄弟因為同居問題吵架,結果現在自打臉哈哈哈

這是農曆年前寫的,然後坑了一陣子所以....會更很慢

其實我沒跟人吵過架,冷戰更是國小的事情.....我一直都很怕吵架....所以吵架/冷戰部分可能沒什麼看頭不好意思....

之後如果有關於槍械/格鬥之類的地方有誤,還請不吝指正,感謝(^///^)

敗特20170316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