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特★大魔王

通常在噗浪出沒
http://www.plurk.com/sharon0054

Mr.& Mr. Matsuno 07-08

Mr.& Mr. Matsuno


*【史密斯任務】paro

*材木松




07

    世界上陷入熱戀和新婚的人是不是都是同一種樣子,椴松無從得知,也沒興趣知道。不過說說他的例子,新婚那一個月工作時連扣板機都忍不住帶著笑意,把槍收起來的時候都會哼歌,看起來特別驚悚特別變態,但管他的,他現在是有老公的人了,驚不驚悚變不變態都會有人要他,怕什麼。

           

    但是經過五年,哦他知道怕了,怕得很。以前有欲望想解決約個砲友來一發就好了,偏偏現在他是人夫不能這麼隨便,要是一不小心被告了怎麼辦?誰先外遇誰就輸,他可不想輸得這麼難看。

 

    又是一日晚歸,椴松早早出門跑到外地一個深山野嶺把工作解決了,結果晚上的飛機居然誤點,他活趕死趕地終於在深夜回到家,好像早上時間充裕地吃包子牛奶都是前輩子的事情。不過這麼累也讓他沒有多餘的心力再繼續思考那些他不滿了快半年的風花雪月。他打開門,發現家裡一片漆黑,酒氣瀰漫在客廳裡,燈一亮就看到空松效仿死屍趴在沙發上。

 

    其實椴松從來不撿屍,也沒有被撿過。主要是,他很在意品質。他一向認為美好的前戲能夠讓正劇更加精彩,而顯然跟一個喝醉沒清醒的人很難有什麼愉快的經驗,不過眼前這個,他覺得可以破例一下。

 

    空松幾乎是整張臉埋在沙發裡面,大概是把鞋子脫了就直接倒下來了,不知道睡了多久。也喝得太醉了吧?椴松一面幫他脫襪子跟外套一面皺眉,正解袖扣的時候,空松似乎清醒了一點,喊他的名字,他應了一聲,空松像錄音機一樣又喊了一次。

 

    椴松這次沒理他,一手抓著他的後領一手抓著他的腰帶想讓他翻身,才正要使力,空松就把他的腰一攬,他很配合地配合空松翻身的動作一軟身子,剛好趴在空松的胸膛上。

 

    「totty。」空松的聲音很低,椴松有點招架不住他這種音調,像是想堅持什麼似地微微偏過頭不去看他,「既然醒了就去洗澡,你好臭。」

 

    「totty倒是……這麼晚回來怎麼還是這麼香。」因為他今天在山裡滾了一天回來前當然要先洗澡啊。這種話當然不可能說的,不過就算可以說他大概也說不出來,因為椴松滿腦子只有空松輕浮地放在他屁股上摩娑的那隻手,他幾乎要用盡最大的自制力才能繼續用不滿的語氣輕哼,「我跟裝醉的人沒什麼好談的。」

 

    「生氣了?」空松用姆指安撫地順著他的尾椎撫摸,「想說你最近心情不太好……」

 

    還不是你害的?椴松聽見這句就忍不住回頭,可是一看見空松眼裡的關心,氣就消了大半,這根本是犯規,他不甘心地想,憑什麼你先對不起我我還忍不住對你示弱,更可惡的是平時引以為豪的演技還老是發揮不出來。他本來還想再埋怨幾句,可是空松的手已經探進了他的衣服裡,這下他這個原先可以拿二十個奧斯卡影帝的一流殺手在瞬間退化成演八點檔肥皂劇的三流演員,只來得及說「閉嘴,吻我」就丟盔棄甲地和空松上演俏妖精大戰溫柔總裁,限制級的那種。

 

    他是不滿他們太久沒親熱沒錯,但是這不代表做了愛就能原諒空松。

 

    空松抱著他洗完澡躺在床上的時候,他的不滿輕哼簡直像小貓的呼嚕聲。沒等空松哄他幾句,就懶洋洋的墜入夢鄉,睡了五個月以來最安穩的一場覺。

 

 

08

    適當的情事有助於身心愉悅。椴松心情大好,除了昨晚舒服得狠了哭紅的眼角還帶著水光,其他的一切都不能再完美……好吧,如果桌上放的生菜沙拉裡面沒有紅蘿蔔跟番茄的話,會更完美。

 

    雖然說以前空松知道他討厭這些,意思意思哄他吃幾口就算了,哪像現在還特意給他準備一份。

 

    但其實這也還好,反正他就是不吃,空松能奈他何。

 

    做為交換,他也替空松煮了一杯咖啡。等到空松從廚房端出培根歐姆蛋,他剛剛烤的吐司也正好跳起來,他們便互相在對方的盤子理分配餐點。椴松坐下低頭切培根的時機恰到好處,假裝沒有注意到空松看到那杯咖啡時望向他的無奈眼神。

 

    「totty。」他們相對進食良久,空松才終於開了口,「你最近咖啡是不是有點喝太兇了。」

 

    椴松抬眸看了他一眼,繼續把他的吐司塗上厚厚的果醬:「你才是菸最近抽得有點多。」

 

    空松被他這麼一回,一時噤聲,「……我沒有責怪你的意思。」

 

    「我也沒有。」椴松喝了口咖啡,「指出事實而已。」

 

    他是不喜歡菸味,反正空松也只是偶爾為之,他這個挑食的沒什麼立場阻止對方做同樣不健康的事情。椴松的腦海裡無法控制地浮現以前恐嚇空松不許抽菸,不然就不吻他的回憶,這導致他神使鬼差地又看了對方一眼,「至少喝咖啡不像抽菸傷身。」

 

    他們注視對方的間格默契得令人髮指,反正一個抬眼時一個低頭,從來沒有四目相交過。

 

    所以空松沒接到椴松那一眼。他滿腦子想的是自己絕對喝不下那杯沒加糖也沒加奶精的咖啡,然後才落拍地補了一句,「最近有點事情。」算是解釋多抽菸的緣由。

 

    椴松卻像是沒發現他們談話的節奏有異,語調如常地應了一聲,「哪個案子有問題嗎?」

 

    「算是吧。」手上的吐司也快吃完了,空松想著自己也該做好心理準備解決眼前那杯麻煩,「某些問題一直沒談妥。」

 

    「這樣啊。」椴松把自己的沙拉碗放到空松面前,紅蘿蔔跟番茄東倒西歪地躺在裡面,紅彤彤的戳人眼球,「所以你最近還是要加班?」

 

    空松想了一下,「今天晚上魚魚子不是開了個party有邀請我們嗎?」他叉起椴松碗裡的紅色疏果一邊吃一邊問,「你沒有要去?」

 

    「有啊。」椴松拿起空松那杯咖啡一飲而盡,「我還以為你忘了。」

 

    我跟你還有某些問題也沒談妥呀,你記不記得啊?沒多加調味的咖啡真的很苦很苦很苦,椴松完全笑不出來,繃著臉面無表情地走進廚房。他把杯盤放進洗碗機時聽見空松問:「那今天要去載你下班嗎。」

 

    「不用。」椴松停頓了一下才回應,「今天下午要開會,不知道什麼時候結束。我自己去就好。」

 

    空松一邊收拾桌子一邊說,「好,今天別再喝咖啡了。」

 

    「知道了。」椴松揹起包走向玄關穿鞋,「晚上見。」

 

 


○○○

其實只要他們稍不那麼默契一點,冷戰基本上可以在這篇結束

無奈就是太默契了所以(微笑地看向卡拉

雖然好像不小心寫得有些偏頗椴椴,顯得卡拉很渣的樣子....

不過椴椴也是有問題的呀,冷戰是不好的,有話還是要好好說的嘛~

但因為椴椴實在太可愛了,待在原地等人家來哄又有什麼錯!!(盲目

話說我忍不住跳著寫,先寫了材木與四子見面的段落.....

寫一寫真是心疼材木夫夫2333(都寫了些啥啊

順說我慣例cp就是速度跟數字這樣喔~

快要期中了.....我熱愛學習,學習使我快樂.....[自豹自棄.jpg]

20170410敗特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