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特★大魔王

通常在噗浪出沒
http://www.plurk.com/sharon0054

Mr.& Mr. Matsuno 09-10

Mr.& Mr. Matsuno


*【史密斯任務】paro

*材木松




09

    空松覺得頭有點痛,可能胃也是。當然跟早上吃的那頓能僵斷腸子的早飯有關係,又或許是他昨天晚上喝的那點酒在作崇,但主要原因應該是懷裡的溫香軟玉完全不是他喜歡的類型。

 

    萬萬沒有想到,他也會有一天覺得虛情假意的表演比真心實意的關懷還要簡單很多很多。

 

    天還沒全黑就喝著酒一邊抱著妖嬈的美女一邊打牌真的是令人煩躁。他覺得手上豐滿的女人真的太軟太軟了……空松忍不住很失禮地想像自己其實是抱著一坨脂肪——萬分之一都比不上椴松。

 

    椴松當然身段柔軟,濃情蜜意時也是纏綿悱惻,但絕對不會像是一團過膩的奶油一樣噁心的令人反胃。他有點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氣,週身的氣壓低的陪酒的女人伺候得格外小心,等到回過神來,自己桌上的籌碼都快滿到放不下酒杯,對家的臉色也差不多跟他一樣黑,他才想起來自己該問對方到底要不要把手上幾筆生意讓出來。

 

    無奈他贏得太多且心不在焉的表現讓對家惱羞成怒,手一揮就有好幾個保鑣掏出槍來對著他。

 

    牌品真差啊。空松舉起雙手投降的時候刻意把手心那側偽裝成戒指的按鈕開關亮出來,「guys,有話好說……」

 

    結果還真沒等他說完,他懷裡那個女人伸手就要搶他手心的按鈕,空松一把摟住她一起翻到沙發後面,然後把槍口抵在女人胸口扣下板機,沙發也立刻被掃射一通;他按下手裡開關啟動炸彈的同時,用另外一隻手拿出槍,幾發就把天花板的燈射沒了,偽裝成墨鏡的科技眼鏡啟動夜視功能,迅速地在黑暗中用槍裡剩下的幾顆子彈送所有人上西天。

 

    一片寂靜。連剛剛炸崩的幾個儲存資料的房間也只剩下粉塵飄揚。空松的身上幾乎全是那個女人的血,但有一種更濃郁的氣味讓他差點忍不住讓髒話脫口而出。低頭一看,仰面躺著的女人胸口上掛著一條已經破碎的香氛項鍊,他一面往出口走一面想著,如果這個味道晚點洗澡洗不掉的話,這香氛也不啻是硫酸或毒藥了。

 

    真的太痛苦了。如果他有超能力的話,就可以知道遠在隔壁城市的椴松幾乎是同時間跟他升起相同的念頭。

 

    椴松絕望地拿著一根逗貓棒引得一隻可愛的布偶貓上下撲騰。他的眼眶有點發熱,不知道是因為束腰太緊還是裙子太厚的緣故,他全身上下都很難受。

 

    好吧,其實他知道這一切都是源於過敏藥的效用快要過了。

 

    很不懂有錢人在想什麼,特地雇一個臨時女僕照顧半天寵物,只因為要簽一筆重要合約,而寵物保母臨時請假。當然他不會說自己來應徵的目的是為了作掉那個跟有錢人簽合約的對象,用過人的演技塑造出自己是個愛貓人士的形象對椴松來說根本是一片小蛋糕,然而他卻騙不過自己身體最真實的生理反應。

 

    可能這是他當殺手以來最迫不急待想殺死目標走人的一次。噢,貓咪當然很可愛,可是可愛有什麼用呢,如果可愛可以讓他不繼續過敏的話,他根本可以繼續靠可愛和空松維持琴瑟合鳴的甜蜜生活,而不是像早上那樣面對面吃一頓心塞到昏厥的早餐。

 

    眼看著時間差不多,他引誘著布偶貓走出房門,只需要操控裝著一點香噴噴零食的玩具跳跳鼠就能夠輕而易舉地提著貓籠假裝追著貓咪跑上樓,然後把守在樓梯口、見到臨時寵物保母就放鬆警惕的兩個保鑣掠倒,各上一針麻醉之後把他們拖進一旁的房間裡,組裝完放在貓籠裡的狙擊槍之後,脫下其中一個人的衣服收好。

 

    對了,還不忘把玩具跳跳鼠設定成自動模式讓布偶貓先自得其樂一會兒。

 

    明明有閒錢雇保母照顧寵物,也不請個比較靠譜的保鑣團隊。

 

    椴松靠在窗邊吐槽,內心滿滿都是等下收工就可以解脫了的喜悅,瞄準開著車進別墅花園的目標,在他開啟車窗和警衛確認身分的一瞬間扣下板機,消音器令子彈完美地替椴松達成了任務。他用最快的速度拆卸作案工具,把槍和貓一起塞進貓籠裡,沐浴在別墅大響的警報中坐電梯到地下室上了一輛車,順利在第一時間把貓咪平安的轉移走,然後在車開離別墅後不久擊暈司機,卸除貓咪的追蹤項圈之後換上貓籠裡的保鑣男裝,大搖大擺地拎著貓籠燒毀車子,然後叫了一輛計程車離開現場。

 

    貓的保全等級居然比來賓還高,想不到吧。

 

 

10

    魚魚子原本是椴松表面上工作的雜誌社的專屬模特,因為與椴松年紀相近,所以關係也比較好。有賴於椴松當時有個總裁男友,經過介紹之後魚魚子換了家經紀公司,就這麼走上了偶像歌手的巨星大道。

 

    空松收到了椴松說他會晚到的訊息,便在大廳裡一邊玩手機一邊等他。他垂著頭看俄羅斯方塊互相嵌和在一起,濃郁的某種香味透過襯衫和領帶爭先恐後的鑽進他的鼻子,像是深怕他的嗅覺受器忘了它們的存在似的。

 

    椴松不知何時會來,明明玩手上是平和的益智遊戲,空松卻覺得自己根本像一個在玩踩地雷的無知新手,而且這該死的地雷遊戲還有不定時倒數計時,一但炸了,可能他的婚姻生活也要結束了。

 

    身為一個殺手,空松從來沒信過神,但他現在真的很想說一句God bless me。

 

    然後好心的上帝為了解除他的焦慮,沒多久就讓椴松走了過來。空松發誓自己第一次殺人都沒這麼忐忑過,等椴松跟他打招呼,他才發現他的丈夫說話帶著鼻音,聽起來格外無辜委屈。

 

    「honey, what's wrong?」

 

    椴松的臉色不太好看,「今天公司有人帶貓來,我剛吃藥,等下不喝太多。」

 

    「那我們今天早點回去?」

 

    椴松嗯了一聲,和空松一起往包廂走。空松心疼他為過敏所苦,但也慶幸他嚴重鼻塞讓他擔憂了許久的浩劫沒有發生。

 

    世界上還是有神的。

 

    還有天使。

 

    派對中途椴松終於撐不過藥效,他們向魚魚子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上車沒多久,椴松在副駕駛座上歪著頭睡得酣甜的時候,空松真的很想很想過去抱住他的天使,親親他,祈求他結束這段煎熬的冷戰——可是他不敢。

 

    是不是他對椴松有太多的隱瞞導致了他們雙方溝通不對等,心思一向細膩的椴松隱約察覺了這點距離才與他疏遠。可是他能說出真相嗎?他們結婚才五年,這樣的日子還能維持多久?他有些焦慮地握緊了方向盤,幾乎不敢轉頭面對椴松,所以沒有發現對方在一瞬間睜開了眼睛又閉上。

 

    其實椴松會晚到就是因為特地繞路去買過敏藥了,到飯店的時候鼻子早就不那麼塞。他真佩服自己在聞到空松身上的女用香水的一瞬間就用鼻音製造出自己仍然很難受的假像,表情倒是不用裝也本色出演;結果空松倒像完全沒事一樣,提都沒提那個毒氣的來源,真是好極了。

 

    椴松從來沒有這麼想跳車過,他覺得和空松一起在密閉空間多待一秒都會馬上窒息。他自問明明是空松輸了,自己怎麼還能一臉漠然地坐在車裡。所以他應該跳起來質問自己的丈夫嗎?掐著對方的脖子問他是否知道他們這段日子冷淡的原因?他發現自己沒辦法集中思路,很快又分神想著,這下有了離婚的因由,搞不好明天叫同僚去挖還可以挖到更多能讓他合法離婚的證據,他可以跟空松索取天價的贍養費,絕對能讓空松賠到連那種痛死人的亮片褲都買不起。他還可以……

 

    他還可以現在殺了空松再自殺。憑什麼他得不到的東西別人能得到。

 

    椴松還惡毒地考慮了幾種謀殺那個淫婦的方法,然而他覺得他對自己更惡毒,因為他發現自己就算意識到空松可能不再愛他的事實,也沒辦法馬上割捨對空松的感情。他像啞了癱了一樣,到家之後繼續裝睡讓空松替他卸了外衣把他抱上床,聽空松講一通鬼知道是真是假的加班電話之後,眼睜睜看著外面的燈被關上,然後空松又開車出了門,一切歸於寂靜。

 

    去你媽的寂靜。




○○○

材木夫夫終於快要懟起來了,期待!!

魚魚子沒有真的出場,真是對不起otz

很不會描述像魚魚子這樣的女孩子....所以就模糊過去了XD

魚魚子不是殺手,就單純是個模特兒,隱約知道公司的性質但沒涉入事務

表面上是雜誌社實際上是殺手公司用來洗錢的一部分產業這樣XD!!

關於私設的椴松貓毛過敏反應.....其實就是我的反應XD

不知道別人貓毛過敏是如何
我自己除了鼻塞流鼻涕,會過敏到眼睛感覺睜不開(但去照鏡子又看不太出來有腫),大口呼吸時會感覺喉嚨有東西堵住(小時候還以為是吸進一堆貓毛的關係,其實只是因為過敏反應哪個部位腫起來了吧),然後脖子跟手肘窩(這部位要怎麼稱呼)會起疹子......可是我還是喜歡撸貓!!!(但不敢吸貓)(不必要的資訊

不過因為是椴椴!!所以只有描述鼻塞這部分,不然眼睛腫得睜不開還能一槍爆頭也太外掛了XDDDD

然後09回的貓貓最後送回原主人手上了,不知道有沒有人想知道貓貓的下落.....順便在這裡提一下XD
真是佛心的殺手公司(合掌)

20170419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