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特★大魔王

通常在噗浪出沒
http://www.plurk.com/sharon0054

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是否搞錯了什麼

【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是否搞錯了什麼】

 

*這是去年(嗎)在微博上的寫手遊戲:把角色名字交給兩個基友分別讓他們寫開頭和結尾,寫手再想辦法寫中間把故事合理完整

*角色名字是我另一個基友在基三創的倆兒子id,內容純屬虛構,僅博君一笑

*cp是策毒

*開頭1-3章感謝基友花,最後一章結尾感謝我濕呼呼,謝謝他們陪我玩遊戲麼麼麼~

*這遊戲很好玩,真的,刺激

20170602

 

 

 

 

 

1新竹柿子王

 

    私立聖雷仁貴族學院有個傳說人物。

 

    他從一年級時便綻放他的光彩,以一身帥到沒朋友的武功征服了全學院的人,卻又在聲名顯赫時行事低調,絲毫不在乎旁人的讚賞欣慕。

 

    他,帥氣且迷人。

 

    他,低調而高貴。

 

    他,優雅又颯爽。

 

    他是聖雷仁貴族學院今年三年級的學生,新柿。又因其如松如竹的清冷氣質,學院裡的眾人都稱呼他──新竹柿子王。

 

    對此,柿子表示:我也是日了狗了。

 

 

 

 

 

 

 

2傳說中的柿傲天

 

    一年級時,柿子在學院裡只是個普通可愛英俊的小小少年,學姊們都喜歡摸摸他給他糖吃。雖然柿子有時候會覺得有點困擾。

 

    當然不是因為可愛的小姐姐們,而是一大波奇葩的雄性生物。

 

    比如說。

 

   「哼,你就是新柿?看起來也不如何,我趙日天不服!」二年級的趙日天學長鄙視似地以仰角俯視柿子,這是柿子最、最、最討厭的姿勢沒有之一。

 

    於是他抄起長槍二話不說就是一套羽林槍法,而據說是二年級一霸的趙日天竟毫無招架之力的被單方面毆打。

 

    抽打完趙日天後,柿子才知道這位學長之所以來找他麻煩只是因為原本圍繞在他身邊的妹子們最近都在談論一年級的小可愛新柿,他一時藍瘦香菇就想來找場子,殊不知反被吊打一頓。

 

    而柿子也由此戰,聲譽鵲起。

 

 

    二年級時,柿子在學院是個帥氣迷人實力高強的小少年,暗戀他的少女已經可以繞學院三圈,但柿子其實覺得非常困擾。

 

    因為有些奇怪的妹子,和依舊奇葩的雄性生物。

 

    比如說。

 

    「唉呀!」一位粉色長髮的少女姿勢優美的摔倒在柿子面前,七彩色的盈盈水眸因疼痛而覆上了一層水霧,滴落眼睫的淚珠在落地前竟化為一朵嬌豔的粉紅玫瑰。

 

    柿子眼角一抽,目不斜視的繞過那名少女。

 

    才走沒幾步,柿子就不得不停下來,生無可戀的看著三年級的葉良辰學長。

 

    「你便是新柿?如此,良辰今日便把話放下了。你若是感覺你有實力跟我玩,良辰,不介意奉陪到底;若是你能自願離開櫻夢雪,良辰便在此多謝了,若有時間,必將重謝。」

 

    柿子覺得自己整張臉都抽搐的快顏面神經失調了。

 

    「櫻夢雪哪位?還有可以講人話嗎?」

 

    「你竟敢問這種話?撩撥了雪兒之後便拋棄她了嗎?也罷,良辰不喜歡和人說廢話,我本不想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我也不喜歡。」還年輕氣盛的柿子面無表情地用長槍戳倒繼趙日天後興起的校園一霸葉良辰。

 

    於是,連續放倒校園小霸王的柿子終於成為了新任校霸──新竹柿子王。

 

 

    三年級時,柿子在校園裡是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車見車爆胎實力深不可測的少年,除了新入校的龍傲天學弟,全校都是柿子的腦殘粉。

 

    對此,龍傲天感到相當不悅,怎麼可以有人跟他的屬性衝突呢?新竹柿子王一定是他稱霸大陸上的一顆絆腳石而已!他一定要打敗他!

 

    話是這樣說,龍傲天卻遍尋不著這位實力強大的學長。因為柿子已經對各種奇葩雄性生物的奇葩挑戰疲憊到避之唯恐不及了。

 

    終於有一天,龍傲天逮到了柿子,兩人即將開啟最終決戰。

 

    假的。

 

    柿子一臉疲憊的說:「要打架?開始吧。」

 

    覺得被輕視的龍傲天波動了,他劍指蒼天怒吼一聲:「自古以來,無一不說天最大,今天我龍傲天就把這天逆給你看!」又將長劍指向柿子:「龍有逆麟,觸之必死!我不想再說第二次,要死要活,自己選!」

 

    柿子眼神死。

 

    「話已至此,我也不必再多說什麼。」龍傲天冷笑,手中長劍漸漸閃爍起代表著天地間元素的色彩……

 

    然後被柿子長槍一突直接戳在地板上。

 

    他四十五度角仰天長歎明媚憂傷,真的不是他太強,而是對手太辣雞。

 

    他能怎麼辦,他也很絕望啊。

 

 

 

 

 

 

 

3命中注定

 

    柿子最近喜歡待在體育館器材室,因為不會有奇怪的人找到這裡要挑戰他,也不會有奇怪的妹子特地跑來器材室跌倒。

 

    又是一個東躲西藏的午休時間,柿子好不容易甩掉小尾巴躲到器材室,終於忍不住吼出來。

 

    「柿傲天你麻痺啊──!!!!!」

 

    「瑪麗蘇你麻痺啊──!!!!!」

 

    有人!柿子一驚,回過頭,卻與一雙閃爍著點點星光的漆黑瞳眸對上了眼。

 

    ──那是柿子和夏桓第一次,命中注定般的相遇。

 

 

 

 

 

 

 

 

4瑪莉你妹蘇

 

    以柿子的武功,這個人能不被他查覺到,少說也是同等級的高手。

 

    依照過往經驗,這種深藏不露內斂冷靜的屬性,可能,應該,終於是一個正常人。但是。

 

    柿子也不是沒有遇過這種高冷設定,通常越高冷越蛇精病,一開口回話就覺得已經跟你洞房了的那種,他也不是沒遇過。

 

    所以他也冷靜地保持著沉默。

 

    對方亦然。

 

    他們一言不發,注視著對方。

 

    不過光是沉默,劇情是無法進展下去的。

 

    所以這時候理當出現一個推動劇情的砲灰,對的,就是那個推開器材室的門,深情款款地喊著「桓桓,你又調皮了,躲到這個地方來,讓我好找」的、某個曾經追求過柿子的學弟。

 

    不過這次,柿子還沒拿出長槍,學弟就被一條從門框上掉下來的蛇,咬住了脖子,面朝下僵硬硬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那條蛇鬆開嘴巴,緩緩游到柿子的面前。柿子依舊冷靜地看著蛇,看著牠乖巧地被對面那個「桓桓」獎勵般地撫摸身體,之後便心滿意足地離開了,不知又躲到哪個角落。

 

    空氣依舊沉默。

 

    讓我們來唸詩。

 

    悄悄是意外的相遇。

 

    空氣也為死人沉默。

 

    沉默是今宵的器材室。

 

    悄悄的蛇走了。

 

    正如他。

 

    悄悄的來。

 

 

 

 

 

 

 

 

5一見鍾情?沒有的,不可能的,不存在的……少說也要兩面

 

    上課鈴響,打破了沉默的對峙。夏桓率先笑了出來,露出一顆可愛的小虎牙。

 

     柿子忽然不太冷靜。

 

    「放心吧,假死而已。你們這裡的人還真奇怪,一見面就追著我不放,只好給點教訓,才會聽話……」

 

    柿子恢復了冷靜。

 

    看來真是同陣線的。

 

    「你是轉學生?」聽口音不是本地人。

 

    夏桓偏了偏頭,像是在打量他:「來交換半個學期而已,今天是來辦手續的。」

 

    柿子點頭表示明瞭,「這個人你打算怎麼處理?」指了指地上的學弟。

 

    夏桓又笑了起來,「放在這裡,他自己會跟衣服一起化掉,很乾淨的。」

 

    柿子被他的回答逗笑了,但也知道對方有辦法收拾,點點頭打個招呼,就去上課了。

 

    然後他們很快就見面了。在隔天早上柿子的上學路上,忽然遇到大塞車,他騎著腳踏車,靈活地穿越了車龍,然後發現塞車的原因是因為,有人在上班尖峰時刻的主要幹道上求婚,連交警都被堵在後面。

 

    地上鋪了大概有九千九百九十九萬朵沾著晨露的紅玫瑰,幾輛世界限量的名貴跑車把兩個主角圍在中間,男主角穿著剪裁合宜的名貴西裝,頭髮梳的油光發亮,香水濃得彷彿生化武器,手上拿著一個價格可以讓窮困地區的幾個村子吃飽十年的最高等級昂貴絲絨盒子,裡面裝著比人的拳頭還大,正發出耀眼的七彩光芒的鑽戒,動作標準地單膝下跪,向另一個男主角……對,男主角,深情款款地說,「桓桓,從我第一眼看到你,我的心就已經完全地屬於你;你甜美的笑容,是我唯一的救贖;你明亮的雙眸,使得這世界上所有的寶石都黯然失色,你的話語,就是我生命的方……」

 

    柿子面無表情地騎著腳踏車穿過車縫,輾過一地的玫瑰花,把車停在那個被求婚的男主角旁邊說:「你看起來要遲到了,要搭便車嗎。」

 

    夏桓也面無表情地謝謝他,抱著書包坐上了腳踏車後座。

 

    你問後續?戰八方可以解決的事,都是小事。

 

    小事不值得一提。

 

    夏桓的平衡感很好,沒扶著柿子也坐得很穩。他們又沉默了一路,彷彿不想對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瑪莉蘇情節多說一個字。直到到了校門口,夏桓輕巧地從腳踏車上跳下來,他要先去找老師報到,而柿子要去車棚停車,兩人暫且別過。

 

    夏桓笑著對他道謝。

 

    柿子禮貌地應了不客氣。

 

    如果不去看校門口和教室窗口一堆堆不敢置信地看著他們居然一起來上學還搭同一輛車他們是不是在一起了什麼時候的事為什麼我們完全不知道那個可愛的男孩子是誰怎麼從來沒見過的迷妹迷弟人山人海們,這完全只是個普通的校園青澀戀愛劇。

 

    事實上也真的挺普通的。

 

    讓我們把鏡頭分成兩半。

 

    左邊拍停車的柿子,右邊拍走向導師辦公室的夏桓。

 

    然後讓我們來唸詩。

 

    他不用揮揮衣袖,就帶走我心裡所有雲彩。

 

 

 

 

 

 

 

6普通點,談戀愛的方式普通點

 

    柿子跟夏桓很理所當然地每天一起上下學。

 

    就像柿子在上學路上或在學校總是莫名其妙有女生跌倒在他面前(或身上)(但他已經習慣在那之前就自己閃開當沒事繼續往前走)以及莫名其妙會被逗逼挑戰然後他甚至還沒開大對方就自己跪了一樣,夏桓跟他比起來……沒有最慘,只有更慘。

 

    至少柿子不會坐在公園裡餵鴿子,忽然有個身受重傷滿頭銀色長髮卻乾淨得能反光,一雙深沉的眼睛紅得像角膜出血,身穿一身勁裝的男子光天化日之下蹣跚地從草叢走出來倒在他面前;更不會在他隨便奶了對方一口之後被對方覺得這個人是天使下凡是他黑暗人生裡唯一一絲亮光是他唯一的希望,傷好之後怯於自己的身份每每只敢苦情地躲在角落裡保護……

 

    你這他媽叫保護!?這叫跟蹤變態偷窺狂!我要報警了啊!

 

    當然警察沒用。人家是黑暗世界裡排名數一數高端頂尖冷酷無情沒血沒淚只拿錢辦事冰冷一眼能止小兒夜啼一聲冷哼能讓無數迷妹少女覺得自己的耳朵懷孕一百遍呀一百遍的殺手,警察在他眼裡大概跟導護媽媽同個等級。

 

    夏桓只好給了對方一個迷心蠱。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堂堂黑暗世界裡排名第ry的殺手連回家的路都找不到,還談什麼跟蹤。

 

    又或是夏桓某天在路上正要走過一個轉角,生生被一個頭髮金燦得能閃瞎人的眼睛(隔壁寵物水族館的魚當場有幾條翻了白肚),皮膚白皙光滑得彷彿豆花白雪布丁舒芙蕾,眼睛綠得像是重金屬銅中毒,身高高得他得仰頭才看得到臉,腿長大概佔身體比例三分之二,體重得大概像隔壁鄰居養的金毛加二哈加起來那樣……為什麼他會知道得這麼清楚,因為他被對方撞倒在地壓在身下。

 

    夏桓馬上用最快的速度推開他站起來打算立刻走掉結果卻被這位純金貴公子的保鑣擋下來云:「這位先生您救了我們家少爺,請務必接受我們的謝意。」

 

    夏桓:「不用了謝謝。」

 

    他們少爺:哇這個人好清純好天真好純潔好可愛好不做作對我的臉和對我的錢完全沒興趣成功的吸引了我的注意我愛上他了。

 

    夏桓眼明手快的給他掛了一個枯殘蠱。

 

    然後有著開朗上進陽光樂觀文武雙全忠犬健氣屬性的純金貴公子立刻得到了病弱體虛走三步路吐一口血臉色慘白的晶瑩剔透唇色虛得讓人情不自禁升起一把毛骨悚然之情屬性,立刻被火速打包送到國外山中別墅休養再也沒機會見到夏桓每天以淚洗面。(事後夏桓還收到一筆巨額的分手費)

 

    又或是在正中午的地上,看見一隻黑漆漆毛絨絨快曬乾成藥材差點被呱太一腳蹦過去的小蝙蝠,一時心軟帶回家照顧,結果這莫名其妙查不出是哪種蝙蝠的生物居然不喝奶只吃番茄汁就算了,太陽一下山夏桓洗個澡出來就被一個又是他得抬頭才看得見臉,兩顆虎牙細細尖尖壓在姨媽色的下唇上,臉上畫著重金屬死亡搖滾簡稱熊貓妝,如瀝青灑翻的長長黑髮披肩,身材精瘦虎背蜂腰八塊腹肌人魚線的淒美視覺傷害系男子一手撐著在浴室門口笑得一臉淫賤……啊不是,一臉邪魅地俯視著他。為什麼他看得這麼清楚,因為對方連胖次都沒有穿。

 

    「human,雖然I don’t know你help我有什麼意圖,but看在你細心take care of我的份上,本大爺就大發慈悲give你永恆的……」

 

    「你是在say三小,吔屎啦。」

 

    夏桓乾淨俐落地把奪命蠱塞到他嘴裡去。

 

    然後他就死掉了。

 

    然後又因為種族天賦復活了。

 

    然後又死掉了。

 

    夏桓趁這段時間打電話去少林寺報案又打給純陽宮叫靈車,幾個大師和道長馬上就到了他家,綑上佛珠貼上符咒把這個變態暴露狂蛇精病丟上靈車呼了句佛號就咻地開走了。

 

    世界又一次恢復了和平,感謝道長和大師的努力。

 

    夏桓的心很累。

 

    柿子深有同感。

 

    所以他們雙雙為了避免遇上奇怪的人而理所當然地相約一起上下學,若沒必要絕不出門,路上遇見上達九十歲老奶奶擦肩而過差點摔倒絕不會扶一把,下有五個月大小妹妹獨自在人行道的嬰兒車上嚎啕大哭都不會多看一眼,走路目視前方雙眼空洞超脫世外,看破紅塵心已死,人間瑪莉蘇是滄桑。

 

    你說身為男男主角他們這樣也太沒意思了吧?

 

    你懂什麼。

 

    平平淡淡才是真。

 

 

 

 

 

 

 

 

7用小拳拳捶你胸口!

 

    雖然說上下學的路平安了,但在學校!同學!數不盡的柿子腦殘粉在等著他們!

 

    就是這樣,喵。

 

    從前夏桓還沒有到這裡的時候,全世界我也可以放棄~至少還有柿子王值得我去珍惜……咳,現在空降了一個夏桓,明明是個後來的,卻比她們更親近愛斗露,他們居然一起上課,一起吃飯,還可以一起進廁所!這叫迷妹們怎麼能夠忍受!這還能忍嗎,絕逼不行啊!

 

    於是爭先恐後地各種向柿子獻殷勤。

 

    舉凡中午的便當多做一個啦,下午各種小點心小餅乾啦,掃地工作先幫柿子做好啦,體育課的時候在旁邊準備各種茶水毛巾啦。

 

    不過這些每一個柿子都堅定地拒絕了。

 

    這麼專一的男神對粉絲好冷酷!好無情!

 

    可是好帥!(掌聲加尖叫!)

 

    柿子真心覺得這學校沒法待了。

 

    夏桓也這樣覺得。

 

    雖然這學校的基佬還是算少的,但是他一自己每天帶便當,二不喜歡不熟的人送的手做點心,三不需要別人幫他打掃,四只想在運動後平平淡淡地喝涼白開……然後對每一個向柿子獻殷勤的女生下蠱,對每一個排擠自己的男生下毒。

 

    搞清楚柿子喜歡的是!男!的!難道妳們是大雞雞女孩嗎!哪裡來的自信覺得柿子會移情別戀!

 

    因為喜歡的女生喜歡我喜歡的人而排擠我的男生!活該你們沒人喜歡!就快樂地和自己的左右手過一輩子吧!

 

    媽的智障。

 

    覺得這個學校的空氣快要令他無法呼吸,夏桓今天早退回家了。回家路上又放了好幾個蠱造成某個不分男女老少瘋狂追捧雌雄莫辨一顰一笑都令人黯然消魂的國際巨星忽然得了臉盲症差點葬送了演藝之路;某年輕俊秀有為的股市大亨忽然心臟衰弱差點造成金融市場崩盤全世界差點就經濟大蕭條;某八十國混血高貴優雅舉手投足都會有閃閃金粉掉下來的精靈王子忽然染上一種死死活活的病。

 

    夏桓坐在家裡一邊培育新蠱一邊保養自己祖傳的銀飾,然後看著柿子傳給他的手機訊息偷笑,出去開了門,讓同樣也早退的柿子進來。

 

    「怎麼不喊我一聲?路上沒事嗎?」

 

    等到柿子把脫下來的鞋子放好,夏桓一面撫摸著盤在自己肩上的蛇,一面往起居室走,「想到還要越過這麼多女孩子叫男神,懶。」

 

    柿子無奈地看著他,順手把書包放在椅子上。明明自己也拒絕得夠明白了,夏桓倒是怪起他來:「老師要我多關心點你。」的作業,「所以這不是才來了嗎。」

 

    夏桓何其聰明,怎麼會聽不出他沒說出的話是什麼,卻沒戳破,而是順著話繼續為難他:「老師不說你就不來啦?」

 

    他笑得像一隻惡作劇成功的小貓,得意洋洋。柿子最是拿他這最神情沒辦法,只好說:「我請了病假。」

 

    夏桓本在收拾桌子,聞言故作訝異地問他:「你生病啦?」

 

    「相思病。」柿子的語氣很認真,「只有你能治。」

 

    然後他成功地看著夏桓的耳朵尖以眼可見的速度染上紅暈,匆匆忙忙地站起來說聲「我去倒茶」就往廚房走,連視線都不敢跟他對上。

 

    非常可愛。

 

    等到夏桓在廚房裡瞎忙完,柿子的作業已經做了一半了。他把裝著果汁和零食的托盤放上桌子,偏頭盯著柿子的作業內容,語氣疑惑:「老師教到這裡了?」

 

    柿子點頭,「不記得了?拿過來我教你。」

 

    夏桓依言拿著作業坐到他身畔,「不想去學校呀……」

 

    「我也不想去。」柿子把課本翻到正確的段落,「但就是還是得去。」

 

    夏桓忽然轉過身子看他,「我們這樣不好嗎?」

 

    柿子不太明白他的意思,「不好嗎?」

 

    夏桓想了想,「如果時間能停在這個時候,就很好。」

 

    他的手攀上柿子的肩,像是要索吻。柿子沉默地看著他,看著他手上不知何時套上的銀飾指套,深深沒入自己的胸膛。

 

    「可惜,」夏桓的語氣帶著遺憾,「夢該醒了。」

 

    柿子的眼前瞬間覆上一片黑暗,胸口劇痛,忍不住呻吟出聲。隨著他倒抽一口氣,記憶像是水流漸漸回湧;從初見夏桓,兩情相悅;到數年後他與別人相往過密,傷透夏桓的心;苗人性情最烈,兩人之間信任不復如初,奸人幾句挑撥,夏桓就徹底離了他,入了惡人谷,從此相殺,不死不休。

 

    「醒了?」

 

    夏桓的聲音像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卻又近在耳邊。柿子的意識慢慢聚攏,明白自己身在何處。少見的,懷念起失去意識的時候。

 

    只不過美夢雖美,終究是夢。

 

 

 

 

 

 

 

8好好的故事接龍說神展開就神展開

 

    「還疼?」

 

    夏桓把柿子放在床上,那床以蠶絲交織而成,柔軟且光滑並不傷肌膚,床上的人虛弱不堪,時不時喘息著,彷彿呼吸空氣都是種困難及奢侈。

 

    這屋內昏暗不堪,柿子的意識模糊卻沒糊塗,雖然看不太清方向,卻知道夏桓就在身邊。

 

    「哼…你這是在報復……?」

 

    柿子回了他的話,用了一副不屑的語氣。

 

    此話一出夏桓笑了,笑的痛心笑的淒涼,他在柿子身上放了蠱,令他痛不欲生,此刻的柿子早已沒有移動的力氣,在柿子的眸子裡那勉強看到的…夏桓笑容中根本找不到快樂,只看到一絲瘋狂。

 

    「哈……哈哈……」

 

    那是一股傷透心的笑聲,彷彿在嘲笑著自己的愚蠢,諷刺著自己的作為,嫉妒醜陋的情緒把他的理智交纏在一起,他早已顧不得那麼多。

 

    「或許,你死了我才能解脫,又或者……你這樣活著我才不會覺得空虛。」

 

    「五毒的蠱毒性……傳言武林第一,如今看來當真不辜負這…號稱。」

 

    柿子冷言道。

 

    「這蠱已滲透進你內心,不管今昔何人來,都無解。」

 

    一如往常的威脅,柿子早就麻木且習以為常,這可怕的苗人,雖長了一副無害的模樣,笑起來可比女孩子家嬌羞的少年……居然有著這本領,反正這些年來身上吃進的毒也不少…他還會怕?

 

    「你以為下個蠱,我就能屈服?」

 

    「不,但你此時此刻……」

 

    俯下身,夏桓輕靠在他耳邊,用了略帶嬌媚的聲音道:

 

    「只歸我一人所有,再無他人。」



 

 

 

 

 

 

 

20170601

驚喜不驚喜!!!!!!!!!!!!!!!!!!!!!!!!!!!!意外不意外!!!!!!!!!!!!!!!!!!!!!!!!!!!!!!!!!!!!!!!!!

師傅給我結尾的時候其實我都要崩潰惹

但誰叫他是我師傅,對於這樣的師傅,除了寵著,我沒有別的辦法

親師傅發的刀片,哭著,也要吞完…………..

 

這遊戲真的好好玩啊!!!!!!!!!!!!!!!!!!!!!!!有機會想再玩一遍!!!!!!!!!!!!!!!!!!!!!!!!!!

 

從篇名到內文裡面有很多捏他元素,雖然不知道原哏也不影響閱讀,不過如果能懂的話我會很開心的~~~~~~~~~~~~~~~

 

好開心啊哈哈哈哈哈哈

 

敗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