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特★大魔王

通常在噗浪出沒
http://www.plurk.com/sharon0054

【體溫】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體溫】

0206材木日快樂XD

*噗浪的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主題是【撒嬌、體溫、香氣】三擇一,不過三個元素我都想寫所以都有講到

*跟之前發過的【毒藥】是同個設定:架空古代

*有點速度元素

 

 

 

﹝上﹞

 

    新皇將於明日登基。

 

    要不是有輕松在一旁攔著,這人渣皇帝一定會變成有史以來最快被推翻的昏君。

 

    勞師動眾地把登基大典辦在晚上,整個皇都為了籌辦大典解除宵禁,忙死了皇城內外巡邏的禁衛,只為了新皇一句「想看煙花」。

 

    輕松會勉強答應搞不好完全是因為不想看到未來的一國之君為了區區一個想看煙花的理由躺在大殿正中央撒潑賴皮。

 

    椴松完全確信他主子做得出來這種事。他敢做,他們這些做下屬的還不敢看呢……

 

    他倚在窗邊往下望,外頭晚歸的遊人們高聲談笑,氣氛和樂。夏風宜人,椴松平時慣穿的衣裳繁複華麗,現在這簡素的白衣舒服是舒服,但總感覺有些單薄。

 

    冷是感覺有點冷呀……

 

    他待的這幢樓乃是整個皇都最高的建築,對外說是商人炫富所建,雕梁畫棟、勾心鬥角,極盡奢靡。百姓總傳聞裡頭藏滿奇珍異獸或天仙佳人,誰想得到最高處是暗衛的據點。

 

    也就小松這個神經病把暗衛據點設在這種恨不得有人看不到的招搖地方。但這倒是篩了一批菁英出來——沒幾下功夫還真沒辦法避人耳目進去。

 

    這幾個月為了登基大典收集匯整各路情報,饒是椴松這樣玲瓏心思,也被折騰得心力交瘁。好不容易掐著時間把工作告一段落,他怎麼會不好好利用在這高樓的機會。

 

    趁著職務之便占了最好的窗口,剛好可以將繁華的皇都盡收眼底。如今正值深夜,解了宵禁,在街道上巡邏的禁衛蹤影更是清晰可見。

 

    椴松像盯著獵物的貓,靜候那個帶著兩個弟兄的禁衛總領越走越近。等到對方發現自己,又慵懶地換了個姿勢,噙著笑意緩緩趴在窗沿上。

 

    總領別開目光之後,椴松目送對方遠去,一直到看不見了,才拾起旁邊的外衣繫上,縱身躍下高樓。

 

 

﹝中﹞

 

    能在他閉目小憩的時候悄無聲息地接近的人,世界上也只有這個暗衛頭頭了。

 

    空松是在對方不懷好意地想摸上來時才出手的。感覺到掌心裡那種不正常的溫度,他很快地睜開了眼睛。

 

    在他面前的椴松,妝容精緻完美,髮髻上的釵環華貴繁複,從層層衣料下伸出的纖白手腕被他握著,看起來格外脆弱可憐。

 

    「……椴松。」

 

    聽出他語氣微慍,椴松三兩下就把手掙了出去,往旁邊退開幾步,顧左右而言他。

 

    「大人真是好……還能睡一會兒。」明明顏色冶豔,椴松卻只要一個眼神,就能顯得既無辜又令人憐愛,「花了幾個時辰穿這身滴水未進,現在連坐下都困難……大人還對我沒有好聲氣,實在心寒。」

 

    空松接了那一眼,就曉得今天勢必又只能隨著他起舞了。

 

    椴松一向擅長搏他的同情,且以看他心疼為樂。皮肉計雖然無聊,效果卻淺而易見——空松總覺得該對椴松發場脾氣才會教他收斂點,可是每每看椴松這副悽慘模樣,又怎麼真的氣得起來。

 

    「病成這樣還要表演?」

 

    雖然遮掩得很好,但區區胭脂又怎麼撓得了他看清椴松的氣色。

 

    「所以待會大人扶我出去可要穩妥些,」椴松唇角的弧度幾乎可以稱得上是洋洋得意,「要是在全皇都百姓面前摔了,咱們新帝的面子往哪裡擺?」

 

    空松才不信這人能穿這種高的能摔死人的木屐無聲無息地接近他,卻能在平地跳舞的時候出糗。

 

    「……下次要撒嬌就直說,做什麼半夜出去染了風寒。」

 

    椴松故作驚訝地輕呼:「原來大人知道呀。」

 

    空松不知該怎麼說他,反正他動不了手也開不了口,連瞪他一眼都捨不得,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昨夜見你時人還好好的,之後去做了什麼還用得著猜嗎。」

 

    明明您也才看了那一眼呀。椴松彎了彎嘴角,抹著胭脂的唇看起來蜜蜜的,十分誘人。

 

    見到戀人這副模樣,除了順著他的意思,空松知道自己沒有更好的選擇了。

 

    他無奈地站起身、朝對方伸出雙手,椴松笑的像個惡作劇得逞的孩子,毫不客氣地撲進他的懷裡,驚的空松小心翼翼地避開了他滿頭的飾品,深怕弄亂了。

 

 

﹝下﹞

 

    由於踩著木屐,椴松現在倒比空松高了一些,正好可以把下頷抵在他的肩上;大抵因為體溫較高的關係,椴松慣用的薰香好像也比平時濃郁了幾分,不知究竟是他抱著椴松,還是椴松包圍著他。

 

    「大人以後想疼疼我也可以直說呀。」椴松的聲音裡滲著笑意,「要不然還得我每次來找您。」

 

    空松正可惜這繁複腰帶讓他沒有抱真人的實感,聽到椴松這句,氣不打一處來,捏了他的屁股一把。他平時也夠對椴松百依百順了,椴松還總是得寸進尺。他的動作分明很輕,椴松的反應卻大得很,輕喘一聲蹭著他嬌嗔:「癢……大人這是做什麼。」

 

    明明捏到的滿手都是布帛,椴松到底感覺到什麼了?空松懲罰似地又拍他了一下,「自己不對自己好點,倒求來我這裡?」

 

    「反正大人一見我扮可憐就心軟,您能奈我何?」

 

    這恃寵而驕的語氣是用怎樣的神情說出來的,空松覺得要是現在看得到,一定就忍不住把他剝光了,但畢竟正事要緊,只得偏頭輕吻他的頸側,輕浮的警告他:「以後不說,現在我還是制得住你的。你說現在要是被撩起來,誰比較難脫衣服?」

 

    椴松難得被他堵了一下,一時語塞。畢竟別說脫衣服,他現在連回吻空松都做不到。空松沒得到回應,繼續恐嚇地啜吻他,細細的吐息拂過肌膚,把椴松燒得像個融化的糖人,若不是空松梏著他,怕是要真的軟到地上去。

 

    「下次還敢不敢故意生病?」

 

    空松質問他的時候總不自覺壓低聲音,椴松平時就喜歡他這想兇他又硬不下心腸的樣子,每每聽見了總撒嬌著討乖,今天卻反常的別開頭,像真的被燙著了一般,攀著空松的力道都重了幾分。

 

    換做別時,空松也許會被他的演技瞞住,但唯有這種時候,他不會錯認椴松的反應,真真恨不得能咬他一口。

 

    「……既然都病了還不喝點正經的藥?」

 

    本來只是這陣子太忙碌沒得休息,老毛病又起了,怕看起來不夠嚴重才胡鬧了一下——誰知道空松一個動作一個吻就讓椴松徹底後悔自己的行徑,掙又掙不開空松的懷抱,真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大人別說話了。」

 

    不消多說,空松完全明白椴松帶著鼻音的要求代表什麼意思,故意揉了他一把才鬆開手——他對椴松最狠也就這樣了。待椴松稍稍平復氣息、瞪了他一眼,空松只應了一個短促的音節,就把椴松逼得又差點軟腳。

 

    空松特別君子特別溫柔地扶住他,「站穩點。否則明天怕是真的會站不起來。」

 

    椴松真的感覺自己裙子底下要濕透了。

 

 

光聽攻的聲音就可以高潮的小受真是太可愛惹(^q^)

 

這次又遲到好久XDDD我本來0206當天晚上就寫了,結果寫不完….TTTT

其實這個paro的材木是我寫得最心驚膽顫的哈哈

一直想著設定成這樣是否OOC…

但是又覺得正因為是paro,角色經歷不同所以個性也會不太一樣之類的XD

其實常常會想,在paro裡的六子因為不再是neet,多少也會喪失一點原本他們身為neet會有的人格特質…以偷底來說,可能就包括了因為身為neet既自厭又嫌棄哥哥們,但仍然愛著他們,這矛盾的一點

這在我寫過的所有paro裡都是沒有設定(描述)到的XD

寫paro真的令我又開心又惶恐

 

在這個paro裡

卡拉不但不痛,而且偷底不只是小惡魔,簡直是妖孽XDDD

不痛的卡拉真的很帥啊~~要是在別的paro裡偷底這樣胡鬧不珍惜自己,他一定會生氣~不過這個paro裡他完全對偷底束手無策XDD超級寵溺!

我實在很喜歡仗著卡拉喜歡他就整個任意妄為的偷底www那種知道對方會無限包容他,就非常放縱的撒嬌,完全享受著對方的愛的感覺!

身為偷底推非常私心地希望他能夠永遠被卡拉溫柔地愛著,可以一直幸福下去

偷底真的很可愛呀!!

 

話多地說一下其他設定好了!

裡面的偷底其實小時候被小松撿到的時候身體不好(才有所謂”老毛病”)

後來小松讓他去學武之類的鍛煉,才比較健康

 

文中那個炫富的商人其實是十四松XDDDDD

不過他沒有炫耀的意思,純粹是小松想顯擺暗衛才以十四松的名義蓋的

顯擺暗衛是什麼概念我也很費解

 

然後這篇裡唯一治得了偷底的就是小松XD!!

好歹偷底也是他費了好多銀子和心血養大養好的,現在為了男人竟然不好好照顧身體!!!!????

就告訴偷底以後要是為了卡拉再胡來,他就把卡拉解聘讓他流落街頭

偷底才因此收斂很多!!

真不愧是長男!!

 

一下子叨叨這麼多比寫文還快….關於設定我總是很興奮即使很多根本不會寫到……

非常感謝大家能夠給心和留言,每看LOF有新提醒都能抱著手機原地選轉跳躍蹦三圈TTTT

我到現在還沒有進什麼新坑,松坑待得超久完全沒打算出來XD!!手上還有很多腦洞希望都能把他們寫完~~

 

話說我本來想寫在登基大典上

趁著夜空一片黑暗

大家都在看煙火的時候

材木偷偷接吻(超蘇)

結果  對  根本寫不到XDD在這裡記錄一下就好了~

 

十分感謝看到這裡的大家TT

 

20170212

 

 

 


【小蕩婦30題】11-15速度松

各位新年快樂!!
雖然下下周就要期末.....我仍然嗨了兩天(敢說

靈魂對換

圖片請戳→  &  
通篇都很變態神經病,慎入啊

【おそ松】#カラトド60分一本勝負

*參加原噗請參考這裡

*設定是宗教松

*含有速度跟微不可察的數字(吧)

20161001

 


01

    教堂又開始唱禮讚詩,根本難聽死了。

 

 

02

    所以說為什麼歌詞全部都是稱讚!從頭髮到眼睛鼻子耳朵嘴巴到身體四肢前胸後背到姿態動作言語行為全部都是稱讚!太令人不舒服了吧!

 

 

03

    這種誇張的抒情體聽了肋骨感覺就痛到快斷掉!一點都!不適合!我的又冷漠又暴力又有種族歧視又童貞的女神大人!

 

 

04

    可以稱讚女神大人的!只有!我!偉大的!おそ松!大!人!

 

 

05

    去跟女神大人抱怨這種禮讚詩一點都不適合他。

 

 

06

    被打了一頓。

 

 

07

    為什麼啊明明我只是實話實說!惡魔說了實話!難道不應該被稱讚被抱抱而且順便來一發嗎!

 

 

08

    身為一個誠實又不能跟心上人來一發的惡魔,真是特別空虛寂寞覺得冷。

 

 

09

    決定去玩玩打發時間。

 

 

10

    才剛主持完禮拜,神父居然又在填新的禮讚詞。

 

 

11

    哇啊——居然連墨水瓶和筆管上都貼滿藍寶石,這個人怎麼回事啊。

 

 

12

    嗯?神父在填詞的那首神曲的署名……不是唱詩班那個首席嗎?

 

 

13

    怎麼搞的一個兩個都在歌頌我的女神大人。我的情敵也太多了吧……啊!

 

 

§

    「怎麼了,親愛的一松修女?我的房間發生了什麼事嗎?」

    修女若無其事的把肩上的火箭筒放了下來。

    「沒什麼。只是看見神父窗外有隻蟑螂,最近害蟲有點多,我正在打掃。」

    「這樣啊,十分感謝修女為我的付出。你的慈悲神會看見的。」

    修女打量了一下被轟出一個大洞的牆壁,面無表情的離開了。

    媽的智障。

 

14

    啊——痛死我啦。這是哪門子修女呀,穿著吊帶襪了不起啊,我也只掀過一次他裙子,有必要這麼記恨嗎!不過是看下小褲褲!有必要每次見我就往死裡打嗎!

 

 

15

    我原本想做什麼來著?

 

 

16

    對了,去看看那個唱詩班首席。

 

 

17

    哇啊——這是處女的閨房嗎,好可愛!還有點香香的——從浴室傳過來的——

 

 

18

    如果上帝能夠給我一個再來一次的機會,我一定會管好自己的眼睛不要往他的下半身飄。如果非要對這份決心加一個期限的話,我希望是一萬年。

 

 

19

    我沒有哭!沒有!那只是浴室的霧氣糊了眼睛!

 

 

20

    長得這麼可愛是男的!

 

 

21

    男!

 

 

22

    的!

 

 

23

    其實他作曲的時候哼的旋律還是很好聽的。

 

 

24

    我才沒有被皮相所惑!沒有!誠實的惡魔就是這麼坦率!

 

 

25

    作完曲他居然在寫信?寫給誰寫什麼?

 

 

26

    趁他暫時離開偷偷把信拆開來看——

 

 

27

    咦——

 

 

28

    居然是情書。

 

 

29

    寫給神父的情書。

 

 

30

    太有趣了。

 

 

31

    看文意是因為覺得神父一心侍奉女神,自己的戀情得不到回應才偷偷寫了信,沒有寄出的意思。

 

 

32

    也太可愛了吧?

 

 

33

    這麼可愛的孩子總要給他一點機會,惡魔會眷顧有付出的人的~

 

 

34

    總之先把情書和寫好的神曲悄悄交換信封。

 

 

35

    這麼可愛的孩子寫的情書,神父總會動搖的吧——這樣就不會纏著我的女神大人了。

 

 

36

    我實在太機智了——哎呀,這麼貼心的惡魔可不多見,稱得上是……啊!

 

 

§

    「十四松哥哥?你在窗外做什麼?」

    端著午茶的首席好奇地走近窗邊,只見扶養他長大的天使一如往常地做著很有力的揮棒練習。

    「マッスルマッスル!ハッスルハッスル!」

    「哥哥辛苦了,喝點紅茶。」

    天使直接把熱騰騰的紅茶倒進大張的嘴巴裡。

    「對了哥哥,這是我剛寫好的曲子。再麻煩哥哥拿給神父了。」

    「トッティー也辛苦了——マッスルマッスル!ハッスルハッスル!」

    天使接過信,拍動翅膀飛遠了。

 

 

37

    啊啊——痛死我啦!這是哪門子天使呀,有怪力了不起啊,我也只是某次掀修女的裙子時被他看到,有必要這麼記恨嗎!不過是看下小褲褲!有必要每次見我就往死裡打嗎!

 

 

38

    我原本想做什麼來著?

 

 

39

    對了,去看看神父收到信的反應。

 

 

40

    我艸?

 

 

41

    我錯過了啥?

 

 

42

    怎麼神父就和首席在一起了?

 

 

43

    ……什麼叫神父的禮讚詩全都是想著首席填的?

 

 

44

    我艸。

 

 

45

    所以神父寫給首席的詞全是情話但是首席毫不知情,每次禮拜時全詩班都在歌頌他們的基情?

 

 

46

    我艸你們好歹也是神職人員能不能虔誠點!能不能有點職業操守!還把不把女神大人放在眼裡了!

 

 

47

    心好累,現充什麼的都去死吧。

 

 

48

    我能不能也寫封情書給女神大人,表達一下我真誠深切想跟他來一發的決心和勇氣。

 

 

49

    總之把寫好的信丟進湖裡。

 

 

50

    女神按照套路從湖裡浮了出來,閉著眼睛的樣子好可愛——

 

 

51

    「請問你丟進湖裡的是這個禮讚詩,還是這個神曲呢?」

 

 

52

    「誰會寫這麼噁心的東西啊。」

 

 

53

    「很好,你很誠實,做為獎勵……」

 

 

54

    「把你自己送給我吧!啊啊啊不要又沉下去啊啊啊!」

 

 

55

    總之先撲過去抱住女神大腿。

 

 

56

    「女神大人,看在我這麼深情的份上,偶爾也答應人家一個要求嘛……拜託?」

 

 

57

    「……做為獎勵,我把女神寫給惡魔的情書送給你。」

 

 

58

    我艸。

 

 

59

    終於讓老子等到這一天!

 

 

60

    詛咒現充的單身狗什麼的,全都給我爆炸吧!!!!!



依然的遲到.....

這次的題目根本神難,除了讓OSO助攻我不知道還能讓他幹嘛((

大概是包著速度皮的材木詐欺(你也知道

可能OSO有點OOC(吧),惡魔的心思,我們凡人怎麼能懂((

20161002